广告

狂野強姦


林开着警车,悠闲自得的在山区公路上飞快的行驶,这条路他太熟悉了。倒不是因为工作的原因,其实也是“工作”的原因,他在这条旅游胜地的山区公路上得到了好几个女人了。这种工作谁不喜欢呢?

警灯闪烁著,窗户开着,两边的风景伴随着风飞快的向后倒退。林不禁又想起了第一次在这条公路上上手的那个姑娘。

那是个某个大学艺术系前来景区写生的女孩,长得十分清秀,穿着一身淡雅的连衣裙。胸脯高高耸,屁股也恰到好处的撅著,随着风,连衣裙往她的身后飘动,不仅呈现出了她饱满的乳房的行迹,而且那双腿之间的幽幽的芳草地,和修长圆润的大腿的痕迹也被刻画了出来,就向这山被她描画一样她也被风描画著,同样都有高高耸立的双峰,都有神秘,披植著幽幽芳草的谷地。林想那什么的芳草地一定非常的吸引人。他多么想立即就去那里探险啊。 那女孩,若晨,这是她的芳名,她搭上林的车,谈话中告诉林的。她和几个同学一起来山上写生,她喜欢画夜幕下的山上的古刹,所以自己单独行动,和同学们预定好住宿的地点,在山下十几公里外的城镇里。由于交通车已经停了,出租车又太贵,所以她在路边搭车,遇到了林的警车。

一路上,林和她谈得十分的投机,林甚至将自己的警官证给若晨看,走到一片茂密的树林,林说:“对不起,我方便一下。”说这将车拐下了公路,停进了林子,熄了火。

若晨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危险,双手还握著,放在双腿之间。林突然转身压在了她的身上,她惊恐的推搡著,嘴里“呜呜”的叫着,林的嘴已经死死的堵在了上面,双手紧紧的卡住若晨的双手,然后将若晨细嫩的双手握在她的背后,掏出手铐铐了起来。

若晨的身体拚命的扭动着,可是她哪里是林的对手,林一只手将若晨的嘴捂住,一只手十分的顺利的就将若晨的连衣裙上身的扣子撕开了,露出了那两个鼓胀在粉红色乳罩里面的丰满的乳房,林一把将她的乳罩撕扯下来,用力的塞进了若晨的嘴巴。

林下了车,走到若晨靠近的那扇车门,打开,若晨将腿深处车外,想逃跑,正好给了林绝佳的机会,她两只手抓住若晨的双腿,分向两边,若晨拚命的反抗著,小腿被林分开了,可是两只大腿却紧紧夹着,企图保卫她神圣的处女领地。林将身子压在她的合龙的双腿中间,往下用力,若晨用劲往外推搡林,身体的扭动,给了林顺利分开她双腿的机会。

林身子压在了若晨丰腴、细嫩的身体上,他的硬根已经将裤子顶得鼓胀了起来,隔着裤子顶在若晨的内裤上,连衣裙已经在双腿的扭动中,滑落到了腰际。若晨的两只丰满、细嫩的乳房在连衣裙上身的虚掩下,若隐若现,不时的晃动出来。林现在对这对迷人的玉乳没有“性”趣,因为他知道彻底征服一个女人,需要占领的地方不在这里,而在下面的纵深地带。

林拉一只手卡住若晨的脖子,一只手轻松的开裤子的拉链,他没有穿内裤的习惯。因为这样方便。硬挺的硬根“忽”一声蹦了出来,像一个发怒的眼镜蛇,龟头突兀出来,已经流出了些须的液体,发著亮亮的光。若晨的双腿拚命的扭动着,踢打着车门。头像是拨浪鼓似的摇动着,“呜呜”的反抗著。

林可没有怜香惜玉的坏习惯。他熟练的用钢硬的硬根顶在若晨的阴部摩擦了几下。一只手将若晨的内裤使劲拉扯下来一些,他知道这样就足够。他使劲的抓住若晨强烈扭动着的两瓣屁股,将硬根准确定位后,腰往前一挺,坚硬的硬根象是一把飞快的犁插入了若晨的阴道口,将若晨的两片本来紧紧粘合在一起的阴唇挤向两边,露出里面粉红色的肉壁。

但那阴唇像是保卫这片处女地似的,紧紧的贴在林坚挺的硬根上,林一用力硬根便向若晨神秘、含羞未放的桃花蕊插了进去,若晨的阴道是干涩、紧缩的,仿佛每一次的抽插都要将里面的肉壁给带出来似的紧。若晨通红的处女血低落在林的车旁的地上。

若晨低哑的“呜啊”了一声,悲痛的眼泪打湿了林的坐垫。若晨先是一阵相对的安静,继而开始猛烈的反抗,这正合林的意,这样若晨的阴道就套在林的硬根上扭动着,摩擦著,当然林也不闲著,抓住若晨的粉臀用力的抽插著,带着若晨的阴唇飞快的翻动着,林的硬根飞快的出没在若晨刚刚被开垦的阴道,刚才平整的趴在那里的毛茸茸的阴毛,随着性交的开始,变得纷乱。

若晨的阴道也正在发生著质的变化,开始只能听到若晨的阴道两边和底部的嫩肉和林摇摆的阴囊碰撞发出的“吧、吧”的声响,渐渐的随着阴道一次次被爱抚,被犁垦,爱液产生了,使林的硬根在抽插的时候,若晨阴道口开始发出“扑哧、扑哧”的声响,这更加刺激了林的欲望。

他将自己的硬根拿了出来,而后将头伸向车里,揪住若晨的头发,一把将她从车里拽了出来,若晨向前扑到在草地上,林开始脱光自己的衣服,若晨惊恐的用双腿推搡著向后倒退,浑身赤裸的林慢慢的走了过来,嘴上挂著奸淫的笑意。

若晨想站起逃跑,可是刚刚弯腰,便被林一脚给踢到在地,林抓住若晨的已经被撕扯开的连衣裙的开口处,“哧”的一声,将若晨的连衣裙从中间撕扯成了两半,若晨滑润、细嫩的背部完全的暴露在林的目光下,林扑上去,双手抓住若晨的腰,将她的屁股拉得拱了起来,微微隆起的若晨的阴部开口和紧紧的缩在一起,成了一片圆圆的皱皱的漩涡的菊花蕊,都呈现在林的眼前。

林将自己的硬根对准若晨的菊花蕊顶了下去,若晨发出低哑的撕心裂肺的呜叫声,随着林的用力,若晨的菊花蕊开始变形,被撑大,皱纹开始扭动着,被撑著向周边扩散,“扑哧”一声,林的硬根连根而没,沈浸在若晨的幽门中。

林将若晨拉起来,让她上半身离开地面,双手从背后环绕着抓住若晨丰满、鼓胀、沈甸甸的玉乳,一边揉搓,挤弄,抚摸,一边向若晨的肛门内部抽插,使劲的戳著,用力的操著,并不时将手滑落到若晨的阴部,用两三个手指分开若晨的阴唇,先是一根,而后两根手指插了进去,掏弄著,扣扯著,抽插著。

若晨已经放弃了反抗,一面是因为她已经被彻底的打败,一面是因为她一直剧烈的反抗,让她没有了力气,而且就在反抗渐渐停止的时候,一种莫名的快感开始和她的痛苦对抗起来,快感越来越强烈,渐渐渗入到她的肉里,占据着她的肉体,占据着她的神经。

若晨的肛门十分的紧缩,林都有了要喷射的感觉,他将硬根拔了出来,翻身将若晨抱起,让她的阴部对准自己的硬根,坐了下来,“扑哧”,硬根应声在若晨的阴道中沉没,林开始上下摇动若晨的娇躯,若晨的两只饱满、暴胀、瓷实的玉乳,上下剧烈的摆动着。

若晨像是死去了似的,没有声响,眼睛闭着,眼泪还在滑落,但是鼻翼呼吸开始急促,脸色红彤彤的,像是燃烧了似的。干和被干都是有感觉的,也都是要高潮的。

林已经感受到了强烈的冲击,他放下若晨,让她仰面躺在地上,而后抓住她的两只丰满、细嫩的大腿,高高擡起,让她的已经背离主人,淫荡不堪,布满粘糊糊的爱液,湿漉漉的阴部对准自己的硬根,腰部用力,将硬根再次顶入了若晨的阴道。阴唇再次被分向两边,小鸟伊人般的柔软的靠在林的硬根上,林知道如何对付这些没有丝毫性爱经验的女孩,他开始猛烈的抽插。

若晨的身体被冲击的摆动着,两只高耸的双峰,在粉红色乳头的带动下,疯狂的摇摆着,扭动着,很快,林的高潮来了,粘稠的爱液喷涌而出,林似乎感受到,粘液撞击若晨阴道深处桃花蕊的声响,爱液分几次从林的硬根中喷涌进若晨的深处。林将硬根挺在若晨的阴道中,腰板挺得笔直,他要尽量感受这兴奋。

若晨的高潮也快到了,林感触到她的腰肢扭摆的更加剧烈,呼吸更加急促,甚至发出了干涩的呻吟,阴道开始渐渐有规律的收缩,下一步就是痉挛,林得意的将自己的硬根抽了出来,让若晨停留在兴奋的高峰上,久久下不来,若晨因为兴奋到了极点,但是就差那一点点冲动,就不能喷发,而被兴奋灼烧的难受,她这才知道不能高潮的滋味不比被强奸好受多少。

看着若晨被揉搓的通红的玉乳,杂乱的连衣裙,被干的纷乱的阴毛,洞口布满爱液的阴道和因为兴奋而双腿紧紧夹在一起摩擦的双腿,轻轻咬住的嘴唇,红彤彤的脸蛋,还有依稀在目的鲜艳的处女鲜血,林感到幸福极了。

生活多么美好啊。他不禁想:在这星光阑珊的夜晚,究竟有多少人在幸福的性交,有多少人正痛苦的被奸淫,可能和星星差不多吧。想罢,他检起地上放著的偷来的警服穿好,打开若晨手上的手铐,从容的上了从外地“借”来的警车,发动着车,一溜烟就消失在苍茫的夜色中了。

想到以前的那些美丽的艳遇,林就不禁的要兴奋,开着车,硬根就忽的勃起了。今晚上要有个猎物该有多好呢。老天总是眷顾能够及时把握机会的人。林无疑就是其中一个比较幸运的一个。因为他看见前面有个美丽的女子在招手,至少身材是非常完美的。林知道猎物出现了,他按捺心里突突的冲动的感觉,将车停靠在路边。“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吗?”林热情的问到。

“同志,我的车发动机坏了。能不能帮助我找个拖车过来呢?”问林的是那个女孩身边的男的。

“可以。”林突生一计,“我们刑警大队和交警大队很熟,不过……现在他们肯定下班了,你们需要去一个人和我去找人,回来时,让她好带路啊。”

“让我爱人去吧,我在这里看着车。”那个男的客气的说道,他显然不放心自己的爱人一个女同志在这里看车,也不放心他的车停在那里,“麻烦你了,警察同志。”

“客气什么,警民一家人嘛。”林笑着说,他心里是多么的兴奋啊,“这位女同志……”

“她是我的未婚妻,叫云玫。”那个男的赶快介绍到,“麻烦你了。”

“说过不用客气了的嘛。上车吧!”林假装热情,心想,你的未婚妻先给我用用,我怎么会不帮助你呢?呵呵。他还不忘记给自己强奸预留时间。

“不过,可能你要等上一段时间,因为下班了,找人不一定好找,也许还要到家里去找呢。”

“那好,我等著。”那个男人看着他美丽的未婚妻上了林的车,笑着和他们摆手道别。

一路上,林和那个叫云玫的女孩谈得十分开心,他了解到,云玫认识他的男朋友三个多月,这次准备旅游结婚,刚来车就坏在从风景区回城镇的路上了。看样子,这个女孩应该是个处女。林十分高兴。

车拐过一个路口,在一片树林旁的岔口,车停了下来。

“我的一个邻居在这里看林子,你看,前面隐约的那个房子就是他看林的住所,我顺便去接上他,不着急吧?”

“没事。”云玫看到了那个看林人的小房子,隐约藏在一片林子的后面,不大容易让人注意到。

车飞快的拐了过去,停在了房子的旁边,刚好让房子将车子挡住了。

“进去坐坐,等他收拾玩东西,咱们就走。”林给云玫打开车门热情的说。

云玫随着他走向那个房子,在门口云玫被林让到了前头。她一只脚刚迈进去忽然一个人从后面将她的嘴摀住,一只手将她拦腰搂住,紧紧卡住了她的胳膊。云玫“呜呜”的叫唤著,被推搡进了房间。这是个废弃的房子,林晚上没有地方去时,来过几次。他现在紧紧的卡著云玫的脖子,让她呼喊不出声音,云玫的两只手都在抓他卡她脖子的那个胳膊。林的另外一只手从云玫连衣裙的开口处伸了进去。抓住了一只丰满,柔软的玉乳,当然他知道这个不是他目前首要的任务,他将云玫用力推搡到门的墙壁上,用一只腿顶住,抚摸乳房的手腾出来,将云玫的连衣裙往上一拉,云玫包裹在粉红色内裤里面的丰腴的臀部就呈现在了林的眼前。

林一把将内裤扯了下去,由于云玫紧紧的夹住了双腿,内裤只是褪到了屁股蛋一下,不过这已经足够了。林将手用力的从后面往云玫的阴部伸,伸不动,他就用力的掐云玫大腿根部的细嫩的肉,疼痛让云玫无法抵抗,手慢慢的接触到了云玫毛茸茸的芳草地。

云玫双手正挣扎着,娇躯纷乱的扭动着,林的手指已经突破云玫芳草地的外围,将两片红润的阴唇分向两边,指头插进了云玫的阴道。这引来了云玫更加强烈的反抗。林不顾那么多,用力往里一插,云玫呜咽的一声低喊,林的手指在云玫的阴道的出口附近来回的抽插。

林感受到云玫的反抗开始变的无力了,他将手抽了回来,拉开裤子拉链,将早已等待在那里,跃跃欲试的硬根掏了出来,用已经顶进云玫双腿之间的腿,将云玫的双腿分向两边,在那里工作的那只手将云玫的小内裤一把给撕扯了下来,而后用力的塞进了云玫的口里。而后将云玫正在做最后挣扎的双手抓住用手铐从背后一铐。大功告成。

林将云玫放开,云玫转身刚想跑,林一把从背后将她的连衣裙抓住,用力一拽,连衣裙被撕扯成了两半,云玫也摔倒在了地上。林不紧不慢的走向前,就向一只抓住耗子的猫似的,看着云玫慌乱的用双腿向后蹬著后退,退到了墙角,还能退到那里呢。

林从容的蹲下身子,云玫猛烈的用双腿开始踢腾,希望将林给踢死似的,这正给了林无限的好机会。如果她是夹着双腿,林还需要费力气去扒开它。现在是现成的,林借机抓住云玫的双腿,不给云玫喘息的机会,俯身压了上去,身子正好压在云玫的双腿之间。

云玫的双腿弓著,踢腾著,嘴里呜咽著,眼泪不断的流淌,头拚命扭动着,一切都无济于事,林怎么会在这种时候放弃呢,何况他的硬根已经顶在了云玫的大腿根部,虽然还没有寻找到云玫阴道的入口,可是那只是时间问题了。

林用力揽住云玫的腰际,让她不能大范围的晃动,而后另外一只手引导着他的饥渴的硬根顶入了云玫的阴道口,插入了。林心里兴奋的想。由于云玫真正是个处女,阴道干涩、紧缩,初次插入是十分费力的。但是有无限的激情,什么困难能阻挡一根硬挺的硬根。“扑”硬根没根而入。

云玫羞涩的粉红色的阴唇被硬根强行拱开,紧紧的贴在林的硬根上,粉红色的阴蒂忽隐忽现,一滴滴鲜红的处女血滑落了下去,还有些须沾染在云玫的大腿根部细嫩的肉壁上。林开始了幸福的抽插。

云玫呢,就在林插入的那个刹那,她疼痛得将头猛往后仰起,丰满、饱胀、沈甸甸的玉乳也随着上半身的提起而更加突起,几乎要从连衣裙的开口处脱颖而出了,就在林插入前她的细长、柔嫩的大腿踢腾著,挣扎着,现在随着抽插的开始,挣扎已经停止,一切已经由哭泣来代替。

粉红色的阴唇粘附在林的硬根上,随着硬根的迅速抽插而飞快的翻动着,快感开始产生,爱液也慢慢的从阴道深处的桃花蕊滋生,并逐渐蔓延、湿润云玫的真个阴道,阴道和硬根的交合中,开始发出“扑哧、扑哧”的欢快的声响。

强奸也有快感。也许这也是云玫最终放弃反抗一个小小的原因,虽然被奸淫著没有谁会承认。眼睛里虽然还在流淌著无助和悔恨的眼泪,但是鼻翼随着呼吸的加速,动弹得也更加明晰。

林腾出刚才支撑在云玫肩膀上的双手,先停止了愉快的抽插,用力将云玫的连衣裙从前面撕扯开,一直撕扯到了胸膛一下,下面的随着云玫大腿的反抗已经被推到了臀部以上。林从容的从背后将云玫的乳罩扣解开,云玫已经不反抗了,只是无声的哭泣著。女人最宝贵的阴部都被这个男人占有了,乳房算什么呢。

其实她远远不清楚自己乳房的美。她娇嫩、白皙、丰满、瓷实、在云玫的胸膛上抖动着,似乎要流淌似的。林将两只丰满的玉乳捂在手中,慢慢的揉搓著,挤弄著,用力抓住乳头拉扯著,或者将桑葚般红润、鲜嫩的乳头含在嘴里,略微用力的咬,扯著,拽著,亲吻著。

这一切都慢慢的在侵蚀著云玫娇嫩的心和神经,她渐渐发出若有若无的消魂的呻吟声。下面,林的硬根又开始猛烈的抽插,云玫是一个神经丰富的女孩,因为她流淌出的爱液已经将一片小小的地面给打湿了。

林将瘫软了一般不再反抗的云玫翻过来,双手抓在她的阴道的两侧,让云玫的白嫩的臀部翘了起来,让那什么的阴部和菊花蕊呈现在他的灼热的眼前,他又要开垦云玫另外一个女人神秘的处女地了。这里每次他都不会放过,虽然这里有些人不屑一顾,但是这里有这它自身独特的美,只有开垦它的人才非常的清楚。

林一是喜欢干这里,一是他知道给干后,肛门中好几天都好像有东西塞在里面一样,可以让被奸淫的人很久都感触到那次被干的经历(有人也许会说,林真不是个好东西。本来的吗,强奸犯有东西吗?有人也许会说,作者不是个好东西。我不是强奸犯,我只能说,各有所好了。呵呵。)。

林将一口唾液用手抹在云玫的菊花蕊上,将自己的硬根用力的顶在了上面,也许是惊讶,也许是疼痛,云玫再次开始了强烈的反抗,这肯定是徒劳的,硬根一点点的没了进去,当硬根整个的插入,林先停下来,用手抓住云玫的鼓胀的玉乳,将她的身子微微的拉起。

云玫的菊花蕊已经被撑得变了型,像是一朵绽开了的牵牛花,皱皱的皮也被撑得不再那么皱了。随着抽插的开始,云玫似乎感触到爱液正在她的阴道里缓缓的流淌。

很快因为那里的紧缩,林的硬根到达了快乐的高峰,眼看就要喷射了,他一向都能把握的住,及时的将硬根抽了回来,从后面直接插进了云玫已经高度湿润的阴道,云玫的引导虽然紧缩,那是处女阴道的特征,但是里面的爱液丰富,却是一般处女所不具备的。

林的硬根快乐的一头扎了进去,痛快的开始沐浴,游泳,一次次冲刺向云玫的阴道深处的桃花蕊。她那丰满,高耸的双峰也随着急速的抽插而飞快的上下滚动着,林猛的将腰往云玫的大腿根部一顶,硬根完全浸没在滑润的阴道里,而后开始了先后数次剧烈的喷涌。

这时候,云玫再次开始了强烈的挣扎,嘴里呜呜的喊叫着,肯定是“不要不要”的话语,屁股撅起,爱液只能奔涌进她的桃花蕊,后果是十分明显的。所以她的挣扎是十分猛烈的。可是有什么用呢。爱液交融著,流淌了进去。

林疲惫的倒在了云玫的身上,双手握住云玫丰满、白嫩,并且已经开始硬挺的乳房,已经开始缩小的硬根依然幸福的停留在云玫阴道的湿润港湾里。

他知道云玫的未婚夫肯定还在那里认真的等待,因为找人毕竟是件很麻烦的事情。呵呵。

林开着警车,悠闲自得的在山区公路上飞快的行驶,这条路他太熟悉了。倒不是因为工作的原因,其实也是“工作”的原因,他在这条旅游胜地的山区公路上得到了好几个女人了。这种工作谁不喜欢呢?

警灯闪烁著,窗户开着,两边的风景伴随着风飞快的向后倒退。林不禁又想起了第一次在这条公路上上手的那个姑娘。

那是个某个大学艺术系前来景区写生的女孩,长得十分清秀,穿着一身淡雅的连衣裙。胸脯高高耸,屁股也恰到好处的撅著,随着风,连衣裙往她的身后飘动,不仅呈现出了她饱满的乳房的行迹,而且那双腿之间的幽幽的芳草地,和修长圆润的大腿的痕迹也被刻画了出来,就向这山被她描画一样她也被风描画著,同样都有高高耸立的双峰,都有神秘,披植著幽幽芳草的谷地。林想那什么的芳草地一定非常的吸引人。他多么想立即就去那里探险啊。 那女孩,若晨,这是她的芳名,她搭上林的车,谈话中告诉林的。她和几个同学一起来山上写生,她喜欢画夜幕下的山上的古刹,所以自己单独行动,和同学们预定好住宿的地点,在山下十几公里外的城镇里。由于交通车已经停了,出租车又太贵,所以她在路边搭车,遇到了林的警车。

一路上,林和她谈得十分的投机,林甚至将自己的警官证给若晨看,走到一片茂密的树林,林说:“对不起,我方便一下。”说这将车拐下了公路,停进了林子,熄了火。

若晨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危险,双手还握著,放在双腿之间。林突然转身压在了她的身上,她惊恐的推搡著,嘴里“呜呜”的叫着,林的嘴已经死死的堵在了上面,双手紧紧的卡住若晨的双手,然后将若晨细嫩的双手握在她的背后,掏出手铐铐了起来。

若晨的身体拚命的扭动着,可是她哪里是林的对手,林一只手将若晨的嘴捂住,一只手十分的顺利的就将若晨的连衣裙上身的扣子撕开了,露出了那两个鼓胀在粉红色乳罩里面的丰满的乳房,林一把将她的乳罩撕扯下来,用力的塞进了若晨的嘴巴。

林下了车,走到若晨靠近的那扇车门,打开,若晨将腿深处车外,想逃跑,正好给了林绝佳的机会,她两只手抓住若晨的双腿,分向两边,若晨拚命的反抗著,小腿被林分开了,可是两只大腿却紧紧夹着,企图保卫她神圣的处女领地。林将身子压在她的合龙的双腿中间,往下用力,若晨用劲往外推搡林,身体的扭动,给了林顺利分开她双腿的机会。

林身子压在了若晨丰腴、细嫩的身体上,他的硬根已经将裤子顶得鼓胀了起来,隔着裤子顶在若晨的内裤上,连衣裙已经在双腿的扭动中,滑落到了腰际。若晨的两只丰满、细嫩的乳房在连衣裙上身的虚掩下,若隐若现,不时的晃动出来。林现在对这对迷人的玉乳没有“性”趣,因为他知道彻底征服一个女人,需要占领的地方不在这里,而在下面的纵深地带。

林拉一只手卡住若晨的脖子,一只手轻松的开裤子的拉链,他没有穿内裤的习惯。因为这样方便。硬挺的硬根“忽”一声蹦了出来,像一个发怒的眼镜蛇,龟头突兀出来,已经流出了些须的液体,发著亮亮的光。若晨的双腿拚命的扭动着,踢打着车门。头像是拨浪鼓似的摇动着,“呜呜”的反抗著。

林可没有怜香惜玉的坏习惯。他熟练的用钢硬的硬根顶在若晨的阴部摩擦了几下。一只手将若晨的内裤使劲拉扯下来一些,他知道这样就足够。他使劲的抓住若晨强烈扭动着的两瓣屁股,将硬根准确定位后,腰往前一挺,坚硬的硬根象是一把飞快的犁插入了若晨的阴道口,将若晨的两片本来紧紧粘合在一起的阴唇挤向两边,露出里面粉红色的肉壁。

但那阴唇像是保卫这片处女地似的,紧紧的贴在林坚挺的硬根上,林一用力硬根便向若晨神秘、含羞未放的桃花蕊插了进去,若晨的阴道是干涩、紧缩的,仿佛每一次的抽插都要将里面的肉壁给带出来似的紧。若晨通红的处女血低落在林的车旁的地上。

若晨低哑的“呜啊”了一声,悲痛的眼泪打湿了林的坐垫。若晨先是一阵相对的安静,继而开始猛烈的反抗,这正合林的意,这样若晨的阴道就套在林的硬根上扭动着,摩擦著,当然林也不闲著,抓住若晨的粉臀用力的抽插著,带着若晨的阴唇飞快的翻动着,林的硬根飞快的出没在若晨刚刚被开垦的阴道,刚才平整的趴在那里的毛茸茸的阴毛,随着性交的开始,变得纷乱。

若晨的阴道也正在发生著质的变化,开始只能听到若晨的阴道两边和底部的嫩肉和林摇摆的阴囊碰撞发出的“吧、吧”的声响,渐渐的随着阴道一次次被爱抚,被犁垦,爱液产生了,使林的硬根在抽插的时候,若晨阴道口开始发出“扑哧、扑哧”的声响,这更加刺激了林的欲望。

他将自己的硬根拿了出来,而后将头伸向车里,揪住若晨的头发,一把将她从车里拽了出来,若晨向前扑到在草地上,林开始脱光自己的衣服,若晨惊恐的用双腿推搡著向后倒退,浑身赤裸的林慢慢的走了过来,嘴上挂著奸淫的笑意。

若晨想站起逃跑,可是刚刚弯腰,便被林一脚给踢到在地,林抓住若晨的已经被撕扯开的连衣裙的开口处,“哧”的一声,将若晨的连衣裙从中间撕扯成了两半,若晨滑润、细嫩的背部完全的暴露在林的目光下,林扑上去,双手抓住若晨的腰,将她的屁股拉得拱了起来,微微隆起的若晨的阴部开口和紧紧的缩在一起,成了一片圆圆的皱皱的漩涡的菊花蕊,都呈现在林的眼前。

林将自己的硬根对准若晨的菊花蕊顶了下去,若晨发出低哑的撕心裂肺的呜叫声,随着林的用力,若晨的菊花蕊开始变形,被撑大,皱纹开始扭动着,被撑著向周边扩散,“扑哧”一声,林的硬根连根而没,沈浸在若晨的幽门中。

林将若晨拉起来,让她上半身离开地面,双手从背后环绕着抓住若晨丰满、鼓胀、沈甸甸的玉乳,一边揉搓,挤弄,抚摸,一边向若晨的肛门内部抽插,使劲的戳著,用力的操著,并不时将手滑落到若晨的阴部,用两三个手指分开若晨的阴唇,先是一根,而后两根手指插了进去,掏弄著,扣扯著,抽插著。

若晨已经放弃了反抗,一面是因为她已经被彻底的打败,一面是因为她一直剧烈的反抗,让她没有了力气,而且就在反抗渐渐停止的时候,一种莫名的快感开始和她的痛苦对抗起来,快感越来越强烈,渐渐渗入到她的肉里,占据着她的肉体,占据着她的神经。

若晨的肛门十分的紧缩,林都有了要喷射的感觉,他将硬根拔了出来,翻身将若晨抱起,让她的阴部对准自己的硬根,坐了下来,“扑哧”,硬根应声在若晨的阴道中沉没,林开始上下摇动若晨的娇躯,若晨的两只饱满、暴胀、瓷实的玉乳,上下剧烈的摆动着。

若晨像是死去了似的,没有声响,眼睛闭着,眼泪还在滑落,但是鼻翼呼吸开始急促,脸色红彤彤的,像是燃烧了似的。干和被干都是有感觉的,也都是要高潮的。

林已经感受到了强烈的冲击,他放下若晨,让她仰面躺在地上,而后抓住她的两只丰满、细嫩的大腿,高高擡起,让她的已经背离主人,淫荡不堪,布满粘糊糊的爱液,湿漉漉的阴部对准自己的硬根,腰部用力,将硬根再次顶入了若晨的阴道。阴唇再次被分向两边,小鸟伊人般的柔软的靠在林的硬根上,林知道如何对付这些没有丝毫性爱经验的女孩,他开始猛烈的抽插。

若晨的身体被冲击的摆动着,两只高耸的双峰,在粉红色乳头的带动下,疯狂的摇摆着,扭动着,很快,林的高潮来了,粘稠的爱液喷涌而出,林似乎感受到,粘液撞击若晨阴道深处桃花蕊的声响,爱液分几次从林的硬根中喷涌进若晨的深处。林将硬根挺在若晨的阴道中,腰板挺得笔直,他要尽量感受这兴奋。

若晨的高潮也快到了,林感触到她的腰肢扭摆的更加剧烈,呼吸更加急促,甚至发出了干涩的呻吟,阴道开始渐渐有规律的收缩,下一步就是痉挛,林得意的将自己的硬根抽了出来,让若晨停留在兴奋的高峰上,久久下不来,若晨因为兴奋到了极点,但是就差那一点点冲动,就不能喷发,而被兴奋灼烧的难受,她这才知道不能高潮的滋味不比被强奸好受多少。

看着若晨被揉搓的通红的玉乳,杂乱的连衣裙,被干的纷乱的阴毛,洞口布满爱液的阴道和因为兴奋而双腿紧紧夹在一起摩擦的双腿,轻轻咬住的嘴唇,红彤彤的脸蛋,还有依稀在目的鲜艳的处女鲜血,林感到幸福极了。

生活多么美好啊。他不禁想:在这星光阑珊的夜晚,究竟有多少人在幸福的性交,有多少人正痛苦的被奸淫,可能和星星差不多吧。想罢,他检起地上放著的偷来的警服穿好,打开若晨手上的手铐,从容的上了从外地“借”来的警车,发动着车,一溜烟就消失在苍茫的夜色中了。

想到以前的那些美丽的艳遇,林就不禁的要兴奋,开着车,硬根就忽的勃起了。今晚上要有个猎物该有多好呢。老天总是眷顾能够及时把握机会的人。林无疑就是其中一个比较幸运的一个。因为他看见前面有个美丽的女子在招手,至少身材是非常完美的。林知道猎物出现了,他按捺心里突突的冲动的感觉,将车停靠在路边。“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吗?”林热情的问到。

“同志,我的车发动机坏了。能不能帮助我找个拖车过来呢?”问林的是那个女孩身边的男的。

“可以。”林突生一计,“我们刑警大队和交警大队很熟,不过……现在他们肯定下班了,你们需要去一个人和我去找人,回来时,让她好带路啊。”

“让我爱人去吧,我在这里看着车。”那个男的客气的说道,他显然不放心自己的爱人一个女同志在这里看车,也不放心他的车停在那里,“麻烦你了,警察同志。”

“客气什么,警民一家人嘛。”林笑着说,他心里是多么的兴奋啊,“这位女同志……”

“她是我的未婚妻,叫云玫。”那个男的赶快介绍到,“麻烦你了。”

“说过不用客气了的嘛。上车吧!”林假装热情,心想,你的未婚妻先给我用用,我怎么会不帮助你呢?呵呵。他还不忘记给自己强奸预留时间。

“不过,可能你要等上一段时间,因为下班了,找人不一定好找,也许还要到家里去找呢。”

“那好,我等著。”那个男人看着他美丽的未婚妻上了林的车,笑着和他们摆手道别。

一路上,林和那个叫云玫的女孩谈得十分开心,他了解到,云玫认识他的男朋友三个多月,这次准备旅游结婚,刚来车就坏在从风景区回城镇的路上了。看样子,这个女孩应该是个处女。林十分高兴。

车拐过一个路口,在一片树林旁的岔口,车停了下来。

“我的一个邻居在这里看林子,你看,前面隐约的那个房子就是他看林的住所,我顺便去接上他,不着急吧?”

“没事。”云玫看到了那个看林人的小房子,隐约藏在一片林子的后面,不大容易让人注意到。

车飞快的拐了过去,停在了房子的旁边,刚好让房子将车子挡住了。

“进去坐坐,等他收拾玩东西,咱们就走。”林给云玫打开车门热情的说。

云玫随着他走向那个房子,在门口云玫被林让到了前头。她一只脚刚迈进去忽然一个人从后面将她的嘴摀住,一只手将她拦腰搂住,紧紧卡住了她的胳膊。云玫“呜呜”的叫唤著,被推搡进了房间。这是个废弃的房子,林晚上没有地方去时,来过几次。他现在紧紧的卡著云玫的脖子,让她呼喊不出声音,云玫的两只手都在抓他卡她脖子的那个胳膊。林的另外一只手从云玫连衣裙的开口处伸了进去。抓住了一只丰满,柔软的玉乳,当然他知道这个不是他目前首要的任务,他将云玫用力推搡到门的墙壁上,用一只腿顶住,抚摸乳房的手腾出来,将云玫的连衣裙往上一拉,云玫包裹在粉红色内裤里面的丰腴的臀部就呈现在了林的眼前。

林一把将内裤扯了下去,由于云玫紧紧的夹住了双腿,内裤只是褪到了屁股蛋一下,不过这已经足够了。林将手用力的从后面往云玫的阴部伸,伸不动,他就用力的掐云玫大腿根部的细嫩的肉,疼痛让云玫无法抵抗,手慢慢的接触到了云玫毛茸茸的芳草地。

云玫双手正挣扎着,娇躯纷乱的扭动着,林的手指已经突破云玫芳草地的外围,将两片红润的阴唇分向两边,指头插进了云玫的阴道。这引来了云玫更加强烈的反抗。林不顾那么多,用力往里一插,云玫呜咽的一声低喊,林的手指在云玫的阴道的出口附近来回的抽插。

林感受到云玫的反抗开始变的无力了,他将手抽了回来,拉开裤子拉链,将早已等待在那里,跃跃欲试的硬根掏了出来,用已经顶进云玫双腿之间的腿,将云玫的双腿分向两边,在那里工作的那只手将云玫的小内裤一把给撕扯了下来,而后用力的塞进了云玫的口里。而后将云玫正在做最后挣扎的双手抓住用手铐从背后一铐。大功告成。

林将云玫放开,云玫转身刚想跑,林一把从背后将她的连衣裙抓住,用力一拽,连衣裙被撕扯成了两半,云玫也摔倒在了地上。林不紧不慢的走向前,就向一只抓住耗子的猫似的,看着云玫慌乱的用双腿向后蹬著后退,退到了墙角,还能退到那里呢。

林从容的蹲下身子,云玫猛烈的用双腿开始踢腾,希望将林给踢死似的,这正给了林无限的好机会。如果她是夹着双腿,林还需要费力气去扒开它。现在是现成的,林借机抓住云玫的双腿,不给云玫喘息的机会,俯身压了上去,身子正好压在云玫的双腿之间。

云玫的双腿弓著,踢腾著,嘴里呜咽著,眼泪不断的流淌,头拚命扭动着,一切都无济于事,林怎么会在这种时候放弃呢,何况他的硬根已经顶在了云玫的大腿根部,虽然还没有寻找到云玫阴道的入口,可是那只是时间问题了。

林用力揽住云玫的腰际,让她不能大范围的晃动,而后另外一只手引导着他的饥渴的硬根顶入了云玫的阴道口,插入了。林心里兴奋的想。由于云玫真正是个处女,阴道干涩、紧缩,初次插入是十分费力的。但是有无限的激情,什么困难能阻挡一根硬挺的硬根。“扑”硬根没根而入。

云玫羞涩的粉红色的阴唇被硬根强行拱开,紧紧的贴在林的硬根上,粉红色的阴蒂忽隐忽现,一滴滴鲜红的处女血滑落了下去,还有些须沾染在云玫的大腿根部细嫩的肉壁上。林开始了幸福的抽插。

云玫呢,就在林插入的那个刹那,她疼痛得将头猛往后仰起,丰满、饱胀、沈甸甸的玉乳也随着上半身的提起而更加突起,几乎要从连衣裙的开口处脱颖而出了,就在林插入前她的细长、柔嫩的大腿踢腾著,挣扎着,现在随着抽插的开始,挣扎已经停止,一切已经由哭泣来代替。

粉红色的阴唇粘附在林的硬根上,随着硬根的迅速抽插而飞快的翻动着,快感开始产生,爱液也慢慢的从阴道深处的桃花蕊滋生,并逐渐蔓延、湿润云玫的真个阴道,阴道和硬根的交合中,开始发出“扑哧、扑哧”的欢快的声响。

强奸也有快感。也许这也是云玫最终放弃反抗一个小小的原因,虽然被奸淫著没有谁会承认。眼睛里虽然还在流淌著无助和悔恨的眼泪,但是鼻翼随着呼吸的加速,动弹得也更加明晰。

林腾出刚才支撑在云玫肩膀上的双手,先停止了愉快的抽插,用力将云玫的连衣裙从前面撕扯开,一直撕扯到了胸膛一下,下面的随着云玫大腿的反抗已经被推到了臀部以上。林从容的从背后将云玫的乳罩扣解开,云玫已经不反抗了,只是无声的哭泣著。女人最宝贵的阴部都被这个男人占有了,乳房算什么呢。

其实她远远不清楚自己乳房的美。她娇嫩、白皙、丰满、瓷实、在云玫的胸膛上抖动着,似乎要流淌似的。林将两只丰满的玉乳捂在手中,慢慢的揉搓著,挤弄著,用力抓住乳头拉扯著,或者将桑葚般红润、鲜嫩的乳头含在嘴里,略微用力的咬,扯著,拽著,亲吻著。

这一切都慢慢的在侵蚀著云玫娇嫩的心和神经,她渐渐发出若有若无的消魂的呻吟声。下面,林的硬根又开始猛烈的抽插,云玫是一个神经丰富的女孩,因为她流淌出的爱液已经将一片小小的地面给打湿了。

林将瘫软了一般不再反抗的云玫翻过来,双手抓在她的阴道的两侧,让云玫的白嫩的臀部翘了起来,让那什么的阴部和菊花蕊呈现在他的灼热的眼前,他又要开垦云玫另外一个女人神秘的处女地了。这里每次他都不会放过,虽然这里有些人不屑一顾,但是这里有这它自身独特的美,只有开垦它的人才非常的清楚。

林一是喜欢干这里,一是他知道给干后,肛门中好几天都好像有东西塞在里面一样,可以让被奸淫的人很久都感触到那次被干的经历(有人也许会说,林真不是个好东西。本来的吗,强奸犯有东西吗?有人也许会说,作者不是个好东西。我不是强奸犯,我只能说,各有所好了。呵呵。)。

林将一口唾液用手抹在云玫的菊花蕊上,将自己的硬根用力的顶在了上面,也许是惊讶,也许是疼痛,云玫再次开始了强烈的反抗,这肯定是徒劳的,硬根一点点的没了进去,当硬根整个的插入,林先停下来,用手抓住云玫的鼓胀的玉乳,将她的身子微微的拉起。

云玫的菊花蕊已经被撑得变了型,像是一朵绽开了的牵牛花,皱皱的皮也被撑得不再那么皱了。随着抽插的开始,云玫似乎感触到爱液正在她的阴道里缓缓的流淌。

很快因为那里的紧缩,林的硬根到达了快乐的高峰,眼看就要喷射了,他一向都能把握的住,及时的将硬根抽了回来,从后面直接插进了云玫已经高度湿润的阴道,云玫的引导虽然紧缩,那是处女阴道的特征,但是里面的爱液丰富,却是一般处女所不具备的。

林的硬根快乐的一头扎了进去,痛快的开始沐浴,游泳,一次次冲刺向云玫的阴道深处的桃花蕊。她那丰满,高耸的双峰也随着急速的抽插而飞快的上下滚动着,林猛的将腰往云玫的大腿根部一顶,硬根完全浸没在滑润的阴道里,而后开始了先后数次剧烈的喷涌。

这时候,云玫再次开始了强烈的挣扎,嘴里呜呜的喊叫着,肯定是“不要不要”的话语,屁股撅起,爱液只能奔涌进她的桃花蕊,后果是十分明显的。所以她的挣扎是十分猛烈的。可是有什么用呢。爱液交融著,流淌了进去。

林疲惫的倒在了云玫的身上,双手握住云玫丰满、白嫩,并且已经开始硬挺的乳房,已经开始缩小的硬根依然幸福的停留在云玫阴道的湿润港湾里。

他知道云玫的未婚夫肯定还在那里认真的等待,因为找人毕竟是件很麻烦的事情。呵呵。


本贴最早由:2018在线国产偷拍视频_偷拍久久国产视频_一本道国产在线国产 -- www.gh2999.com编辑,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分享给你的朋友!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联系方式jianmo121212@outlook.com]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 2018 2018在线国产偷拍视频_偷拍久久国产视频_一本道国产在线国产. all rights reserved. RSS Baidu SiteMap

2018在线国产偷拍视频_偷拍久久国产视频_一本道国产在线国产,第一时间为您免费提供国产自拍、日本、韩国、欧美等免费在线观看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