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美麗的姐姐


美丽的姐姐——诗一首

美丽的姐姐,我是多么地渴望亲近你。你那尖挺的椒乳,你那浑圆的玉臀,你那纤细的腰肢,你那羊脂般的侗体。每次你出浴时穿粉红吊带背心紧身裤的样子,令我无法自控。我多么想把你压在身下!多少次我想冲进浴室,一览你动人的身体。多少次我想把你迷倒,一发我久压的欲火。又有多少次我乘你不在,将火热的精液射在你那小小的性感内裤。我甚至用望远镜想偷窥你睡觉,而你却总是将灯熄灭。我幻想有一天,你能理解我,让我一亲芳泽,虽然这可能永远是个梦。

 

**年*月*日Tuesday(暑假的一天)晴

今天是星期二,工作日。妈妈和姐姐上班了,爸爸也去了他主管的工地,家里只有我和弟弟。

我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没什么好节目,但也没什么其他事好玩。我瞥见姐姐的房门未关。

姐姐的屋子对我来说一直有些神秘,并由此生发出极大的诱惑。我一直想进去看看。于是我支开了弟弟(让他写作业去),揣著一颗因紧张和兴奋而狂跳的心进了姐姐的屋子。

这间屋子向阳,现在又是早上九点,太阳毫不吝啬地拨洒著光辉,把整间屋子照得金碧辉煌。

屋子的西北角放著一张桌子,桌子上有个录音机,录音机旁摆着夹有姐姐照片的相框和一包纸巾。因为窗帘正好挡住了桌子的那部分阳光,这张西北角的桌子被掩盖在黑暗之中,与其他地方形成鲜明的对比。而我的眼睛就是从这片黑暗开始了它的参观。

与桌子同在一边而又相对的是一个大衣柜。衣柜和桌子之间就是每晚与我那美丽的姐姐最为亲密的床了。我多么想跟这张床调换一下位置呀。大床上放著粉红的太空被和一个心形的小枕头,给人无限的遐想。

屋子的右边是一片空地,仅有一个旋转椅,椅上坐着一个白色公仔毛毛熊。

我的探险(就当是一次探险吧)从衣柜开始。

打开柜门,映入眼帘的就是那些整日令我魂牵梦绕的美丽内衣。一瞬间,全身的血液集中在了一处——我勃起了。突然灵光一闪,我想到了一个主意,也就是这个主意,引发了以后的一切。

我在衣柜里拿出一件米黄色文胸和一条米黄色底裤(它们应该是一套),把它们“穿”在一个枕头上。还找了些碎纸塞在文胸里面以使它更像一对酥胸。紧接着我就开始了对这个假想姐姐的强奸。

只揉搓了几下我便射了出来,弄的整件底裤全是精液。

发泄一通后,我冷静了下来,发现很多事需要善后,比如怎么弄干净姐姐的内裤,怎样才能把姐姐的内衣照原样摆好等等。另外我还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如果爸妈或是姐姐在我“作案”期间回来该怎么办呢?

一边想着,一边我把东西整理好,又草草擦干净那尘根,就离开了姐姐的房间。

晚上他们都回来了,并没发生什么不妥,我便安心地吃饭睡觉了。在床上我想着明天再爽一次,不过技巧得改进一下了。

**年*月*日星期三晴

经过昨天的经验,今天我已轻车熟路。正好弟弟今天跟同学出去玩儿了,省了我支开他的力气。

再次进入姐姐的房间(如果有一天能够只“进入姐姐”该多好),我没有马上打开衣柜,而是忍着冲动走到了桌子旁边,想看一下桌子里的世界。

这张桌子分左右两边,各有四个抽屉。中间还有一个大抽屉。大抽屉和两边的上两个小抽屉没锁,其余的都锁了。逐一打开,里面尽是些磁带,书,化妆品之类,并没有我所想像的一些东西,比如日记,避孕套之类。

看来姐姐还是个顶怕羞的人,不肯将那些东西放在外面,或是根本就没有。这些更激起了我的兴趣。(不好意思,到现在才告诉大家,姐姐今年十九岁,我十八岁。)不知上锁的抽屉里是什么呢?

体内的冲动越来越大,像黑洞一样吞噬着我的忍耐。终于我离开了桌子,打开了向往已久的衣柜。这次我拿了一条白色的全棉内裤和一件粉红色蕾丝文胸,照上次那样”穿“在了枕头上。但这次我总觉得有些不妥,看了一会儿才发现原来枕头太粗,根本就不像姐姐,并且把那些可人的内衣撑得不像样子。

在这里我要给大家描写一下我美丽的姐姐:姐姐今年十九岁(这个上面已提及),大约一米六五,一头飒爽的短发,瓜子脸稍圆,胸不算大,但矫挺十分。腰也不十分细,但性感之极;玉臀浑圆,虽不很翘但极赋美感。皮肤白皙,特别是脸,白里透红,就像熟透的鲜果,吹弹即破。

有一次坐车,因为人多我们两个坐得很近,姐姐穿的是七分裤,露出的一段雪白的小腿就伸在我面前,当时我真恨不得……另外姐姐有一对修长的美腿和一双娇美的脚,和她身体的其他部位合在一起绝对是一个性感美女。

唉,只顾得描写了,前面我还冲动着呢。

发现问题以后,我就找到一条绳子,在枕头相当于腰的地方勒出一段细的,又把文胸和底裤紧了紧,接着就……

今天与昨天实在有太多的不同,就连爽完之后的感觉都不同了。今天事后我总有一种失落感,但是为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年*月*日Thursday阴

今天天气虽然阴郁,但我的欲火依旧,甚至更强。对姐姐的思念亦是如此。

上午八点半过后,我等所有人消失后,又开始了“必修课”。因为现在才刚开始上班,离他们回来还早。于是我爽了一次之后又来了几次。在第四次正欲罢不能时,外面响起了开门声。还没等我收拾好一切,人就已进来了。心想这次惨了,只能硬著头皮上了。我甚至想好了如果是爸妈或弟弟时的应答。但我没想到是姐姐。我从不敢想像怎样面对姐姐。但现在要面对的就是姐姐,世事弄人呀。

当我挺著尘根面对姐姐的时候,当姐姐看着满床内衣和没穿裤子的弟弟时,场面之尴尬,可想而知。

我的头哄得一声,整个世界便与我隔离了。姐姐说了什么或是一声没吭我都不知道。我跑出了姐姐的房间,想要找个缝钻进去藏起来,永远不出来。

接下来的几天我再也没进过姐姐的房间,但奇怪的是家里却没有什么人责怪我。为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年*月*日

在极度的忍耐之中,我度过了一个星期。今天我实在忍不住了,另外我也觉得时间能抹去一切。

我再度来到了姐姐的房中。

在过去的一个星期里,我不能到姐姐的房中,全身的欲望无处发泄,就开始看黄色小说了。不过没什么用,反而越弄越欲火焚身。但我学到一样东西——手淫。就是打手枪。然而每次总是弄得尘根胀大,却无法泄火。我想可能是缺少情绪刺激的原因吧。于是我就进入了姐姐的房间。

迫不及待地拿出一条红色的在阴户上部镂空的窄边三角内裤,我把它包裹阴唇的部分包住我的尘根套弄起来。几十下之后,一股浓精喷射而出,满地都是。

爽!这一次是这些天最爽的一次。我就那样用姐姐的内裤包著尘根,趴在姐姐的床上,狂爽了一阵。

收拾好东西,我就到客厅看电视了。一会儿之后,我竟恢复了元气。姐姐那虚掩的门又开始引诱我了。我再次进入了姐姐的房间。

这次我的欲火没那么灼人了,我开始再一次观察姐姐的房间。发现在屋子的西南角竟放著一盆衣服——一盆脏衣服。

啊,想起来了。昨天晚上,姐姐洗完澡换下来的衣服,因为太晚了就没洗。想来是这些了。我拣了一下,竟然发现了姐姐的内裤——换下来而没洗的内裤,仍然带着姐姐体味和阴户分泌物的内裤。

心脏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狂跳着,尘根立刻直了起来。

我得惊喜,这真是意外的惊喜。这不跟直接进入姐姐没什么两样吗?

同时,灵光再次在我脑中闪动——若能把我的精液涂在姐姐的内裤上,那不跟直接干姐姐差不多吗?

于是我就用这条令人惊喜的内裤,爽了六次。把精液均匀地涂在姐姐的所有内裤和文胸紧贴乳头的地方。把剩余的均匀地涂在姐姐的口杯和倒进姐姐的洗发水里。想像著姐姐被我干的情形,我又一次勃起,射了个一塌糊涂。我不愿意浪费精子,就把它们全部倒入姐姐洗澡用的澡巾里了。

不过这次经验不足,下次要算准姐姐洗澡前准备好一切。那样就……嘻嘻!

啊,快乐的一天!。

 

 

**年*月*日星期六晴

今天爸妈都不用上班,我们一家决定回老家看望奶奶。我们早上回去的,照例要待到下午。我却吃完中午饭就一个人跑回家了,原因就不消说了。我有充足的理由不让爸妈怀疑——我跟同学约好下午一起复习功课。

一个人回到家里,我十分高兴,原因也不消说。但是当我又要进入姐姐房间的时候,一些东西困扰了我,就如半空中的蛛网突然被我撞到一样,挥之不去,查之无形。

这里有必要说一下我的身世。我自小丧父,两兄弟跟着母亲长大。在我高中一年级时,我现任的爸爸进入了我们的生活,跟随他到来的还有姐姐。虽然她在名义上是我姐姐,,但从她一来到我家,我就不可抑制地把所有对异性的兴趣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我想以上的这些可能就是“蛛网”的来源了。

我不能总是这样,因为她是我姐姐;但我总是这样,是因为她从生理上来说不是我姐姐。也就是这个原因使我从对姐姐的眷恋中得到无比的快感——第一,我没有乱伦;第二,我又有乱伦的嫌疑。

就这样,我坐在沙发上东想西想。一直到爸妈他们回来。

晚上,我又见到了姐姐,又见到了刚刚出浴穿粉红色背心和粉红色紧身短裤的姐姐。我的欲火又如火山爆发一样冲将出来。“我要姐姐”这个念头在我脑中萦绕,久久不去。我再也不要拿姐姐的内衣发泄了。那样做带给我的只有越来越多的失望和失落。

就这样,一个“阴谋”在我脑中酝酿开来。

 

 

 

**年*月*日星期一晴

我想,我与姐姐亲近的后果不外三条:

1、姐姐能理解我的一片心,我们水到渠成。

2、姐姐不愿意,但我设计亲近了她之后,她也接受了我。

3、姐姐不愿意,我设计亲近了她之后,她恨我入骨。

从利害面说,第一条无疑是首选。但是,一,事情没有如此完美的。二,就算这条路走得通也不够刺激。第三条最刺激,但后果太过严重。因此,第二条是我的最终选择。

今天姐姐不上班。姐姐不上班就总是会睡觉前洗澡的。洗完澡之后,姐姐就不会再开衣柜。衣柜很大,足够藏进我这个活人。我在里面藏到姐姐睡觉后就可以……

而我不能在姐姐睡觉后从门进去是因为姐姐的房门总是是著双保险的,就算有钥匙,开门时的声响也必会警醒姐姐,所以我就选了上面那条路。

有了想法,所缺的就是实践和运气了。

吃完晚饭,爸妈早早的睡觉了,弟弟也出去玩了。我假装不舒服,回了自己房间。趁姐姐洗澡的空挡,闪进了姐姐的房间,藏进了衣柜里。

将计划实现,往往是五五之数,心里的紧张,自不必说。更何况我是亲历疆场而不是运筹帷幄,心中甚至有些害怕。骑虎难下亦不过如此了。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我也在受着时间地煎熬。“姐姐怎么还不睡觉呀。”

天黑了,当然,我藏在柜子里,根本看不到天有没有黑。但姐姐房间的灯亮了,这是我看得到的。灯光透进衣柜微微打开的缝隙,好像要搜寻我似的。我急忙往里躲了躲。但我的眼睛依然留在了外面,因为姐姐进来了。

就这样,我通过一条罅缝看到了一切,并通过这条罅缝,得到了一切。

姐姐洗完了澡,穿着她那套永远清新香郁的浴衣——粉红色吊带背心,粉红色紧身短裤。浑身萦绕着香气——即使我在衣柜中也闻到了。她的头发还没干,我想应该释放著青苹果的香味。胳膊和小腿上还带着水珠,我似乎闻到它们所散发出的姐姐的体香。姐姐的背心很短,没有完全与短裤吻合,这使我能一览姐姐的一部分性感蛮腰,还有她那微凹的肚脐。

姐姐梳了一下头,照了一下镜子,给自己了一个甜美的笑。跟着一边看书,一边似乎在等头发干透。姐姐从来不用风筒,也从来不作面膜,更不用化妆品。姐姐天生丽质。

终于,头发干了。

我本已为姐姐会慢慢的脱衣服,然后睡觉。(那样我就可以一饱眼福啦)可姐姐只是关了灯

就躺在床上了。

在等待姐姐睡着的时间里,我想,姐姐会不会手淫呢?难道她没有欲望吗?

但姐姐没有手淫,像个真女一样睡着了。她的均匀的呼吸告诉了我,她已睡熟了。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半。

我蹑手蹑脚地推开了衣柜门,“吱呀”,这一声可吓得我全身发僵。“姐姐可千万别醒呀!”在黑暗中僵了一会儿,我走出了衣柜。

面对躺在床上熟睡中的姐姐,我的全身开始战抖,仿佛要跳起来一样。尘根早已顶了起来。

因为是夏天,姐姐什么也没盖,或者这就是她穿衣服睡觉的原因吧。

我家楼下是一条公路,公路对面是一个工地,工地的灯彻夜不熄。

白色的微光从玻璃窗辐射进来,琐碎地洒在姐姐身上,反映在我的眼里。

姐姐坚挺的胸,平坦的腹,修长的腿,美丽的脸,合著这月白色的光,何其美呀!我甚至不忍心去破坏这良辰美景。然而……

我试着将手探向姐姐的椒乳,隔着她的背心轻轻抚摸。姐姐没戴文胸,柔软的半球形的乳房向我的手传出一阵阵刺激,走遍全身,最后归于尘根。如浪的攻势使我早已勃起的尘根无法自已,一股激流喷射而出——我射精了。

头波的欲火就这样暂且得到了缓解。我开始细细地欣赏姐姐的身体。当然,欣赏的同时还要小心不弄醒姐姐。

我轻轻地移开姐姐的手臂,把她的背心由下往上撩起。在这个过程中,我慢慢地看到姐姐的腹,一寸一寸雪白紧凑的皮肤,最后到达姐姐那傲视一切的胸。我全身的血液为之凝固,整个世界,除了姐姐的呼吸声和我的心跳,再也听不到任何声响。

我弯下腰,底下头,由姐姐的腹开始,逐寸地往上亲吻姐姐。我的舌接触著姐姐嫩滑的皮肤,我的鼻吮吸著姐姐若兰的馨香,一寸寸,一寸寸……

我用舌尖舔著姐姐的乳根,并绕着“山脉”的周围画圆,盘山而上,直至红宝石般的乳头。

或许是受到了刺激,或许是进入了异相睡眠,姐姐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了。我想她一定在做好梦。

在乳房眷恋了大约半个小时,我开始向下开拓了。

从乳房,我迂回而下,把姐姐的上身又吻过一遍,来到了姐姐的神圣禁地。

隔着紧身短裤,我已闻到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应该是姐姐的幽香夹杂着沐浴露香味而形成的吧。

就这样,我一直将头放在这片乐土,攫取著这无限的美妙。

大约十分钟之后,我开始除去姐姐的短裤。我的心情是紧张和急迫,我的动作是小心和谨慎。

我轻柔地抬起姐姐的玉臀,从后面解下她的短裤。“啊!”我真想大叫一声,姐姐今天竟穿了那件我最喜欢的白色内裤。

看着姐姐平坦的小腹,微微隆起的,包裹在内裤窄带里的阴户,我早已勃起的尘根再也无法忍受。

我两腿分开,将尘根凌于姐姐的阴户之上,在内裤上摩擦起来。只觉体内有些东西一股一股地涌动,大有火山喷发之势。“忍!”

但也仅忍了两分钟左右,一条白龙就越洞而出了。姐姐的肚皮上就多了一滩精虫。

看看时间,已一点钟有余,我开始脱姐姐的内裤了。

我双手插进姐姐的玉臀下面,慢慢的脱下姐姐身上唯一可以遮羞的衣物,顺着姐姐浑圆紧凑的美腿,一脱到底。

现在,这位我心目中的女神终于一丝不挂得呈现在我眼前,呈现在大自然之中。我激动的几乎要流泪!

再次低下头,我重重地吻在姐姐的阴户,舌尖在细缝中游弋。我把姐姐的双腿微微分开,使她的阴道暴露出来。我得舌尖如鱼一般“钻”进了姐姐的阴门,姐姐的阴门真小呀。哦,可能是有处女膜挡着吧。可惜没灯光,不然真得看看处女膜的样子。应该像《桃花源记》所说:“初极狭,只可通人……”

由阴户向上,我吻到阴蒂(别以为我不知道,我是医学生呢)。吻著吻著,突然发现姐姐的下体竟然流出了乳白的液体,带着一种不香但好闻的气味。完全不自主的,我把它们全部吃进嘴里,并吞入腹中,一种前所未有的获得感生发出来。姐姐,我爱你!

接着,我吻变她的下体,直至脚趾。

那一晚,姐姐的床单湿的一塌糊涂,内裤也未幸免遇难。而我,付出了暑假以来最“惨痛”的“代价”——腿都软了。第二天,姐姐看见我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或许她梦见的是我吧。而我,心怀鬼胎,见了姐姐,自然也手足无措。唉,何苦来由?

大家或许要问,为什么我没进入姐姐。我想可能是这样的:

一,因为家庭关系,我和姐姐平日话都不多,虽是姐弟,但并不熟悉。我不敢担保那样之后姐姐会有什么反应。

二,我爱姐姐,我不想她因我而毁了贞节。

因此,虽然我极想进入姐姐,但我没有这么作。但这并不是说我有多伟大,因为第一条占百分之八十。

但是,随后的一件事改变了我的初衷。

 

八***********************************

各位版友,小弟乃是junyang899的变身,美丽的姐姐的作者与以前无异。

上次,即美丽的姐姐之七,是故事的一个小高潮。故事的主人公——姐姐,终于出现了。

说明一点,小弟写得短是因为太长的文章我看了会头晕。且小弟更新极快,绝对不会令各位版友失望。***********************************

**年*月*日星期天阴

我的心情跟天气一样阴郁。姐姐今天带了一个男的回家——她男朋友。

爸妈像迎接一切客人一样,款待他吃了中午饭。稍坐了一会之后,那男的就走了——带着姐姐出去了。

自从那天晚上我亲密接触了姐姐之后,就开始觉得姐姐是我的一部分了,甚至是全部。我甚至觉得姐姐似乎喜欢我。看着她跟着别人走了,跟着一个男人走了,跟着她称为男朋友的一个男人走了,我如歌中所唱那样——心如刀割。

我一声不吭地跟了出去。当然是在他们走了一会儿之后,以瞒过所有人。

我想知道他们去哪儿,会干些什么。

就这样,我调在他们后面,整整一个下午。也就是这一个下午改变了我对姐姐的爱。

他们先去了离我家不远的一个公园,在石凳上一坐就是一个小时。中间,那个男的去买了一次汽水。除此之外,就一直紧紧依偎在一起。我在正对他们的一片冬青树丛中能清楚地看到他们的一切动作。从医学角度说,他们的动作是一种刺激,我的眼睛是感受器。刺激通过眼睛,传入大脑,大脑作出反应,作用于全身。我的心脏越跳越快,夹杂着阵阵针扎感;而尘根竟也来凑热闹,硬邦邦的。

那我到底看到了什么呢?有时候回忆都使人痛苦。

姐姐他们坐的那张石凳面向南,背靠着几棵繁茂的柳树。姐姐依偎在那人的怀中,头凑在那人的肩膀上。两人的嘴细细地动着,不知说些什么,想来一定是甜言蜜语。

说著说著那人的手开始不老实了。那只搂着姐姐的右手开始向下移动,由肩膀,到粉背,再一直游到姐姐那球形的玉臀。并没有停在那里而是不断的来回摩擦,向下游移。而姐姐似乎没有一点拒绝的意思,甚至不曾害羞。这是最令我生气的——我的姐姐,我的全部,竟然给另外一个男人肆意的蹂躏。

“我要杀了那人,连姐姐也杀了!”

天哪,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但这确实是我今后对姐姐的所有报复行为的原因。

不知不觉中天黑了。姐姐他们离开石凳后没有回家,也没有离开这个公园。他们依偎著在公园里散步,聊天。这里,我想再强调一下,天黑了。

意想不到得事发生了。姐姐和那人走去了白天我监视他们的那片树丛,那片能屏蔽一切的冬青树丛。我猜到了他们即将要干的事,但我不愿意相信。或者还有其他原因,比如我想偷窥他们,我跟着他们,在树丛边藏了起来。

天更黑了,但公园还没到开灯的时间。

我的眼似乎会发光,把他们的好事看了个一清二楚。我不知道这到底值得高兴还是伤心。

那男人刚开始时很温柔,脱下自己的外套,铺在草地上。温柔地扶著姐姐的肩膀,让姐姐缓缓地躺在草地上。等姐姐的背刚刚接触草地,那人便像狼一样,扑将上去,不理姐姐的抵抗,仿佛要撕烂姐姐一样出去了姐姐的衣服,任由姐姐那近乎完美的躯体被粗糙的草地污损。直到现在我还认为这是一次强奸。

到了后来,姐姐竟然并不表现出什么不满和反抗,甚至迎合起来。那人也似乎不是什么有情趣的人,连爱抚都没有就进入了我无比期望却不舍进入的姐姐,粗暴的干了起来。我似乎能听到姐姐那痛苦的呻吟。操他妈的!

我忽然发现,我无法忍受姐姐被别人站有,不能被这个粗暴的人占有,也不能被即使像我一样温柔的人占有。姐姐是我一个人的。以前的那些保护姐姐贞洁的想法给我全部否定。

但任我怎么想,姐姐已被别人占有。杀了那人是不可能的,永远占有姐姐也是不可能的。理想与现实的矛盾,对那个男人的恨,对姐姐的复杂感情,加上这越来越浓的黑夜,我的复仇计划就这样开始了。

 

**年*月*日星期一月黑风高

经过昨天的一切,仇恨充斥着我。昨晚大哭一场之后,现在我已坚强无比,卑鄙无比!

我要迷奸姐姐!

迷奸

姐姐昨天和今天歇班。昨天我和她分别做了什么,大家都知道了。今天她不上班,今天我还在放假。今天她已不再是女神,今天我要向她发泄仇恨。

天气很热(现在是暑假时期呀),比以往的几天都热。姐姐午觉醒来,浑身香汗。像我期望的那样,姐姐走进了浴室。这次我没有在浴巾,洗发水,沐浴露上做任何手脚。我不这样做是因为我要保存精力,好钢用在刀刃儿上。

姐姐走进了浴室。

我开始了行动——将事先准备好的,用十片安定磨成的药粉倒进了姐姐常喝的橙汁冲剂包里。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等待,以及祈求上帝保佑(我想,上帝若有知又怎会保佑我呢?)。我觉得姐姐被迷倒的机会很大——天很热,洗完澡很渴,姐姐喜欢橙汁。

我不能就坐在客厅里等姐姐进入我的圈套——一来太可疑,二来太着急。于是我出了家门,走到了昨天那个公园的那片树丛,回忆起了昨天引起我仇恨的一幕一幕。这些更坚定了我复仇的决心。甚至连后果也索性不想了。去他妈的吧!

估摸著姐姐应该洗完澡出来,喝完果汁倒下了,我开始往回走。一路上想像著将要发生的一切。

然而,家中的一切却令我哭笑不得。

回到家之后,姐姐早已洗完澡,不出我所料,桌上放著喝得只剩底的橙汁。但是,问题出现了,姐姐的房门锁上了,而且是双保险。

问题一,钥匙在哪儿?

问题二,姐姐有没有被迷倒?

问题三,就算姐姐被迷倒,药效能持续多久?

问题一在十分钟之后被解决——我找到了钥匙。问题二在半个小时后得到解决——self-assurance战胜了怀疑。问题三在又半个小时候被解决——我在药理书上找到,那样份量的药,催眠时间是一个小时多一点。

结论是,我现在不能进去。因为姐姐说不定已经醒了。

天哪!天哪!天哪!除了这两个字,我还能说些什么?古人曾说:“冯唐易老,李广难封”,其言不虚矣!

怎么办呢?看来只能等待机会了。

不,我不能再等了。绞尽脑汁,我又想了一条计策。

晚饭时间到了。我假装帮妈妈煲粥,趁妈妈接电话,把四十粒安定磨成的粉末放进了锅里。大家一定要问,为什么我总用安定。因为,安定无色无味,价格便宜。大家又要问,四十片,那么大剂量,会不会有事。别忘了,我是医学生,而且,我们家一共五个人呢。只期望姐姐不要不吃饭,哪怕喝些粥也好。

大家都没令我失望,天终于不再玩儿我了。吃过晚饭大约才半个多小时,各个都说头晕,回房睡了。我假装不舒服,只呡了几口粥,所以一点儿都不晕。我还主动承担起洗碗的责任。

乱七八糟地洗了碗,把所有可能出现的危险全抛诸脑后。我拿着姐姐屋门的钥匙,在一片漆黑中向姐姐的房间进发了。

开门发出了一些声响,但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大,自然,也没惊醒姐姐。我像秃鹰一样,无声无息地接近“猎物”。

因为今天太热,姐姐没穿她的性感睡衣,只穿着那套我初次用来发泄的黄色内衣。只用毛巾被的一角盖住肚脐,以防凉气伤胃。想想上次我在她的房中,首先看到的是肚脐,这次却刚好是肚脐以外的部分。

黑暗中虽然易于隐藏,但视物不清。况且这次我根本不需隐藏。于是我打开了姐姐房间的灯——只开了泛著粉红色光的床头灯,没开傻不拉叽的日光灯。这样既创造了气氛,又不会弄醒姐姐。

这次除去姐姐的掩盖就太容易了。我只消一撩,只穿着内衣无比性感的姐姐就整个呈现在我面前。她的呼吸有些短促,这是用药的结果。我的呼吸也有些急促,是因为紧张。

虽然我迷倒了姐姐,但我终究还是一个极有情趣的人。我还是喜欢一步步,一寸寸地“蹂躏”姐姐。不过这次我是从姐姐的芳草禁地开始,先探索姐姐的下身了。

我观望着姐姐,姐姐美丽修长的身体在粉光的抚摸下,微微泛著荧白,依旧像女神一样。

依然是温柔的,我除下了姐姐的内裤;依旧是轻轻的,我吻在了姐姐阴户。但这次,再也没有了那种“初极狭”的感觉了。该死的混蛋!

我的嘴继续往下移,姐姐的每一寸肌肤都在劫难逃。而在我亲吻姐姐的过程中所射出的精液就全部由姐姐那条米黄色内裤承担了。

下体的冲动越来越强,仅仅靠亲吻已不能解决问题。我上了姐姐的床。开始用尘根从姐姐的上身开始施行报复。

我将尘根凌驾于姐姐的椒乳之上,解开了姐姐的米黄色文胸,把它夹在姐姐的两乳之间,开始揉搓。但发现这样太干燥,兴奋不起来。于是就用手在姐姐下体攫取了满手蜜汁,涂在我的尘根上,也涂在姐姐的两乳间,继续揉搓起来。

心跳越来越快,呼吸越来越急,尘根越来越胀。我黑色的尘根在姐姐白皙柔软的椒乳的抚慰下,越来越爽。终于忍将不住,射了出来。又浓又多的精液,喷得姐姐满脸满胸。我也达到了这些天的最高峰。

但报复并没有就此结束。

我将姐姐的小口掰开,将业已软倒的尘根放了进去,下体前后推送著。一会儿之后,尘根就再次雄壮起来。

因为已射过一次,所以这次我挺得更久了。不顾一切地,我将下体移至姐姐的阴户。微微分开姐姐的双腿,把阴户暴露出来。慢慢的,我进入了姐姐。

姐姐的阴道好紧呀!把我的尘根包裹得天衣无缝,比用内裤爽不止亿万倍。刚开始我还忍得住慢慢抽送,到了后来,我的抽送渐渐大力起来。以至于到最后如夯地一般。姐姐的下体也越来越湿,越来越润滑,让我越来越爽。姐姐甚至有些呻吟了。

惨了,别是干醒了她吧。

不管了,醒了也一样干。

虽然我的行为若被姐姐发现一定会有大祸,但我隐隐约约觉得事情还有另一面。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我还有些想被姐姐发现。就如豪赌,明知输赢乃五五之数,但还是无比地吸引着人们。

感情越来越复杂,但我夯砸的力量也越来越大。

快感一波接着一波,冲击着我越来越脆弱的神经。火山随时都会爆发,姐姐随时都会醒来。如此的刺激,真是无可匹敌。

精液如潮水般泄了出来,离开我得身体,进入姐姐的花房。我有些不顾一切了,开始趴在姐姐的身上,享受云雨后的温馨。

感觉著姐姐的椒乳,姐姐的馨香,未完全软下的尘根在姐姐的阴户里再次勃起。我抱起姐姐,把她翻了个身,使她背对着我。我用双手抱起姐姐的腰,使姐姐的玉臀对上我的尘根。

姐姐的蜜汁竟然如此之多,连后阴都被湿润了。我想,既然做得初一,为何不连十五一起做了呢?想到就做到,我挺了挺腰,就将尘根整根插进了姐姐更加紧凑的后阴。姐姐的后阴太过紧凑了,我只抽插了十余下就射了出来。全部射进了姐姐的体内。

实在是太累了,也是我太爽了而忘乎所以,我竟趴在姐姐身上睡着了。而我的尘根还插在姐姐的后阴里呢。

彻底报复了一番后在姐姐床上睡着的我,接下来会怎么样呢?只有天亮了才知道。

 

 

十(大结局)***********************************

在我这个年龄段(17-20),几乎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性”上面。韩国排过一部《梦精记》,里面的一句话就反映了这个问题,“只要一听到有关阴户的词语,我就会勃起。”一点儿都不夸张。

写一篇好故事,就如同经历一次人生历程。除了要有文笔和想像力之外,现实生活也是必须的。我们不能期望一个小孩儿能写出好的黄色小说,我也从不期待自己能写出世界名著。因为什么?缺乏生活,缺乏现实。当然,这里所说的生活,现实指的是一种思想历程。毕竟小说大多是虚构的。而我的思想,前面已经提过,整日就是围绕“性”。所以,我就写了这一篇《美丽的姐姐》。***********************************

*年*月*日tuesday晴

报复之后的我,竟然抱着姐姐睡着了。不过因为体位问题(我压着姐姐),姐姐透不过气了。加上药效也差不多没了,姐姐竟然有力气翻了一个身。这一翻身不要紧,把我翻得掉了床,如掉进无底深渊一样。浑身疼痛使熟睡中的我恢复了清醒。

这算不算一种惩罚呢?把我从无限的甜蜜当中推出来,虽然同时也把我从危险中推出来。

坐在姐姐身边,我又不得不面对自己复杂的感情。

一方面,我想报复姐姐。但这又算哪门子报复呢——我干她的时候,她根本就不知道。也许我选择这种方式,还是因为我爱姐姐的缘故吧。另一方面,我又想把这一切真相,告诉姐姐。我实在很期待大祸的另外一面——或许姐姐会爱上我。

后一个念头在我脑海中膨胀,越来越大,最后占据了上风。

我决定了。

清晨,姐姐像往日的每一个清晨一样醒来,看到自己的下体又是一塌糊涂,她又像往日的每一个清晨一样报以羞赧的一笑。正在她要起身换内裤的时候,她看见了桌上的一个大信封和信封上的字:“亲爱的美丽的姐姐,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在南下的火车上了。希望你看了信封里的一切以后,能原谅我。”落款是“深爱着你的弟弟”。

姐姐撕开信封,打开了折叠的信纸,开始了对我心理历程的阅读:

美丽的姐姐

美丽的姐姐,我是多么地渴望亲近你。你那尖挺的椒乳,你那浑圆的玉臀,你那纤细的腰肢,你那羊脂般的侗体。每次你出浴时穿粉红吊带背心紧身裤的样子,令我无法自控。我多么想把你压在身下!多少次我想冲进浴室,一览你动人的身体。多少次我想把你迷倒,一发我久压的欲火。又有多少次我乘你不在,将火热的精液射在你那小小的性感内裤。我甚至用望远镜想偷窥你睡觉,而你却总是将灯熄灭。我幻想有一天,你能理解我,让我一亲芳泽,虽然这可能永远是个梦。

美丽的姐姐——诗一首

美丽的姐姐,我是多么地渴望亲近你。你那尖挺的椒乳,你那浑圆的玉臀,你那纤细的腰肢,你那羊脂般的侗体。每次你出浴时穿粉红吊带背心紧身裤的样子,令我无法自控。我多么想把你压在身下!多少次我想冲进浴室,一览你动人的身体。多少次我想把你迷倒,一发我久压的欲火。又有多少次我乘你不在,将火热的精液射在你那小小的性感内裤。我甚至用望远镜想偷窥你睡觉,而你却总是将灯熄灭。我幻想有一天,你能理解我,让我一亲芳泽,虽然这可能永远是个梦。

 

**年*月*日Tuesday(暑假的一天)晴

今天是星期二,工作日。妈妈和姐姐上班了,爸爸也去了他主管的工地,家里只有我和弟弟。

我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没什么好节目,但也没什么其他事好玩。我瞥见姐姐的房门未关。

姐姐的屋子对我来说一直有些神秘,并由此生发出极大的诱惑。我一直想进去看看。于是我支开了弟弟(让他写作业去),揣著一颗因紧张和兴奋而狂跳的心进了姐姐的屋子。

这间屋子向阳,现在又是早上九点,太阳毫不吝啬地拨洒著光辉,把整间屋子照得金碧辉煌。

屋子的西北角放著一张桌子,桌子上有个录音机,录音机旁摆着夹有姐姐照片的相框和一包纸巾。因为窗帘正好挡住了桌子的那部分阳光,这张西北角的桌子被掩盖在黑暗之中,与其他地方形成鲜明的对比。而我的眼睛就是从这片黑暗开始了它的参观。

与桌子同在一边而又相对的是一个大衣柜。衣柜和桌子之间就是每晚与我那美丽的姐姐最为亲密的床了。我多么想跟这张床调换一下位置呀。大床上放著粉红的太空被和一个心形的小枕头,给人无限的遐想。

屋子的右边是一片空地,仅有一个旋转椅,椅上坐着一个白色公仔毛毛熊。

我的探险(就当是一次探险吧)从衣柜开始。

打开柜门,映入眼帘的就是那些整日令我魂牵梦绕的美丽内衣。一瞬间,全身的血液集中在了一处——我勃起了。突然灵光一闪,我想到了一个主意,也就是这个主意,引发了以后的一切。

我在衣柜里拿出一件米黄色文胸和一条米黄色底裤(它们应该是一套),把它们“穿”在一个枕头上。还找了些碎纸塞在文胸里面以使它更像一对酥胸。紧接着我就开始了对这个假想姐姐的强奸。

只揉搓了几下我便射了出来,弄的整件底裤全是精液。

发泄一通后,我冷静了下来,发现很多事需要善后,比如怎么弄干净姐姐的内裤,怎样才能把姐姐的内衣照原样摆好等等。另外我还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如果爸妈或是姐姐在我“作案”期间回来该怎么办呢?

一边想着,一边我把东西整理好,又草草擦干净那尘根,就离开了姐姐的房间。

晚上他们都回来了,并没发生什么不妥,我便安心地吃饭睡觉了。在床上我想着明天再爽一次,不过技巧得改进一下了。

**年*月*日星期三晴

经过昨天的经验,今天我已轻车熟路。正好弟弟今天跟同学出去玩儿了,省了我支开他的力气。

再次进入姐姐的房间(如果有一天能够只“进入姐姐”该多好),我没有马上打开衣柜,而是忍着冲动走到了桌子旁边,想看一下桌子里的世界。

这张桌子分左右两边,各有四个抽屉。中间还有一个大抽屉。大抽屉和两边的上两个小抽屉没锁,其余的都锁了。逐一打开,里面尽是些磁带,书,化妆品之类,并没有我所想像的一些东西,比如日记,避孕套之类。

看来姐姐还是个顶怕羞的人,不肯将那些东西放在外面,或是根本就没有。这些更激起了我的兴趣。(不好意思,到现在才告诉大家,姐姐今年十九岁,我十八岁。)不知上锁的抽屉里是什么呢?

体内的冲动越来越大,像黑洞一样吞噬着我的忍耐。终于我离开了桌子,打开了向往已久的衣柜。这次我拿了一条白色的全棉内裤和一件粉红色蕾丝文胸,照上次那样”穿“在了枕头上。但这次我总觉得有些不妥,看了一会儿才发现原来枕头太粗,根本就不像姐姐,并且把那些可人的内衣撑得不像样子。

在这里我要给大家描写一下我美丽的姐姐:姐姐今年十九岁(这个上面已提及),大约一米六五,一头飒爽的短发,瓜子脸稍圆,胸不算大,但矫挺十分。腰也不十分细,但性感之极;玉臀浑圆,虽不很翘但极赋美感。皮肤白皙,特别是脸,白里透红,就像熟透的鲜果,吹弹即破。

有一次坐车,因为人多我们两个坐得很近,姐姐穿的是七分裤,露出的一段雪白的小腿就伸在我面前,当时我真恨不得……另外姐姐有一对修长的美腿和一双娇美的脚,和她身体的其他部位合在一起绝对是一个性感美女。

唉,只顾得描写了,前面我还冲动着呢。

发现问题以后,我就找到一条绳子,在枕头相当于腰的地方勒出一段细的,又把文胸和底裤紧了紧,接着就……

今天与昨天实在有太多的不同,就连爽完之后的感觉都不同了。今天事后我总有一种失落感,但是为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年*月*日Thursday阴

今天天气虽然阴郁,但我的欲火依旧,甚至更强。对姐姐的思念亦是如此。

上午八点半过后,我等所有人消失后,又开始了“必修课”。因为现在才刚开始上班,离他们回来还早。于是我爽了一次之后又来了几次。在第四次正欲罢不能时,外面响起了开门声。还没等我收拾好一切,人就已进来了。心想这次惨了,只能硬著头皮上了。我甚至想好了如果是爸妈或弟弟时的应答。但我没想到是姐姐。我从不敢想像怎样面对姐姐。但现在要面对的就是姐姐,世事弄人呀。

当我挺著尘根面对姐姐的时候,当姐姐看着满床内衣和没穿裤子的弟弟时,场面之尴尬,可想而知。

我的头哄得一声,整个世界便与我隔离了。姐姐说了什么或是一声没吭我都不知道。我跑出了姐姐的房间,想要找个缝钻进去藏起来,永远不出来。

接下来的几天我再也没进过姐姐的房间,但奇怪的是家里却没有什么人责怪我。为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年*月*日

在极度的忍耐之中,我度过了一个星期。今天我实在忍不住了,另外我也觉得时间能抹去一切。

我再度来到了姐姐的房中。

在过去的一个星期里,我不能到姐姐的房中,全身的欲望无处发泄,就开始看黄色小说了。不过没什么用,反而越弄越欲火焚身。但我学到一样东西——手淫。就是打手枪。然而每次总是弄得尘根胀大,却无法泄火。我想可能是缺少情绪刺激的原因吧。于是我就进入了姐姐的房间。

迫不及待地拿出一条红色的在阴户上部镂空的窄边三角内裤,我把它包裹阴唇的部分包住我的尘根套弄起来。几十下之后,一股浓精喷射而出,满地都是。

爽!这一次是这些天最爽的一次。我就那样用姐姐的内裤包著尘根,趴在姐姐的床上,狂爽了一阵。

收拾好东西,我就到客厅看电视了。一会儿之后,我竟恢复了元气。姐姐那虚掩的门又开始引诱我了。我再次进入了姐姐的房间。

这次我的欲火没那么灼人了,我开始再一次观察姐姐的房间。发现在屋子的西南角竟放著一盆衣服——一盆脏衣服。

啊,想起来了。昨天晚上,姐姐洗完澡换下来的衣服,因为太晚了就没洗。想来是这些了。我拣了一下,竟然发现了姐姐的内裤——换下来而没洗的内裤,仍然带着姐姐体味和阴户分泌物的内裤。

心脏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狂跳着,尘根立刻直了起来。

我得惊喜,这真是意外的惊喜。这不跟直接进入姐姐没什么两样吗?

同时,灵光再次在我脑中闪动——若能把我的精液涂在姐姐的内裤上,那不跟直接干姐姐差不多吗?

于是我就用这条令人惊喜的内裤,爽了六次。把精液均匀地涂在姐姐的所有内裤和文胸紧贴乳头的地方。把剩余的均匀地涂在姐姐的口杯和倒进姐姐的洗发水里。想像著姐姐被我干的情形,我又一次勃起,射了个一塌糊涂。我不愿意浪费精子,就把它们全部倒入姐姐洗澡用的澡巾里了。

不过这次经验不足,下次要算准姐姐洗澡前准备好一切。那样就……嘻嘻!

啊,快乐的一天!。

 

 

**年*月*日星期六晴

今天爸妈都不用上班,我们一家决定回老家看望奶奶。我们早上回去的,照例要待到下午。我却吃完中午饭就一个人跑回家了,原因就不消说了。我有充足的理由不让爸妈怀疑——我跟同学约好下午一起复习功课。

一个人回到家里,我十分高兴,原因也不消说。但是当我又要进入姐姐房间的时候,一些东西困扰了我,就如半空中的蛛网突然被我撞到一样,挥之不去,查之无形。

这里有必要说一下我的身世。我自小丧父,两兄弟跟着母亲长大。在我高中一年级时,我现任的爸爸进入了我们的生活,跟随他到来的还有姐姐。虽然她在名义上是我姐姐,,但从她一来到我家,我就不可抑制地把所有对异性的兴趣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我想以上的这些可能就是“蛛网”的来源了。

我不能总是这样,因为她是我姐姐;但我总是这样,是因为她从生理上来说不是我姐姐。也就是这个原因使我从对姐姐的眷恋中得到无比的快感——第一,我没有乱伦;第二,我又有乱伦的嫌疑。

就这样,我坐在沙发上东想西想。一直到爸妈他们回来。

晚上,我又见到了姐姐,又见到了刚刚出浴穿粉红色背心和粉红色紧身短裤的姐姐。我的欲火又如火山爆发一样冲将出来。“我要姐姐”这个念头在我脑中萦绕,久久不去。我再也不要拿姐姐的内衣发泄了。那样做带给我的只有越来越多的失望和失落。

就这样,一个“阴谋”在我脑中酝酿开来。

 

 

 

**年*月*日星期一晴

我想,我与姐姐亲近的后果不外三条:

1、姐姐能理解我的一片心,我们水到渠成。

2、姐姐不愿意,但我设计亲近了她之后,她也接受了我。

3、姐姐不愿意,我设计亲近了她之后,她恨我入骨。

从利害面说,第一条无疑是首选。但是,一,事情没有如此完美的。二,就算这条路走得通也不够刺激。第三条最刺激,但后果太过严重。因此,第二条是我的最终选择。

今天姐姐不上班。姐姐不上班就总是会睡觉前洗澡的。洗完澡之后,姐姐就不会再开衣柜。衣柜很大,足够藏进我这个活人。我在里面藏到姐姐睡觉后就可以……

而我不能在姐姐睡觉后从门进去是因为姐姐的房门总是是著双保险的,就算有钥匙,开门时的声响也必会警醒姐姐,所以我就选了上面那条路。

有了想法,所缺的就是实践和运气了。

吃完晚饭,爸妈早早的睡觉了,弟弟也出去玩了。我假装不舒服,回了自己房间。趁姐姐洗澡的空挡,闪进了姐姐的房间,藏进了衣柜里。

将计划实现,往往是五五之数,心里的紧张,自不必说。更何况我是亲历疆场而不是运筹帷幄,心中甚至有些害怕。骑虎难下亦不过如此了。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我也在受着时间地煎熬。“姐姐怎么还不睡觉呀。”

天黑了,当然,我藏在柜子里,根本看不到天有没有黑。但姐姐房间的灯亮了,这是我看得到的。灯光透进衣柜微微打开的缝隙,好像要搜寻我似的。我急忙往里躲了躲。但我的眼睛依然留在了外面,因为姐姐进来了。

就这样,我通过一条罅缝看到了一切,并通过这条罅缝,得到了一切。

姐姐洗完了澡,穿着她那套永远清新香郁的浴衣——粉红色吊带背心,粉红色紧身短裤。浑身萦绕着香气——即使我在衣柜中也闻到了。她的头发还没干,我想应该释放著青苹果的香味。胳膊和小腿上还带着水珠,我似乎闻到它们所散发出的姐姐的体香。姐姐的背心很短,没有完全与短裤吻合,这使我能一览姐姐的一部分性感蛮腰,还有她那微凹的肚脐。

姐姐梳了一下头,照了一下镜子,给自己了一个甜美的笑。跟着一边看书,一边似乎在等头发干透。姐姐从来不用风筒,也从来不作面膜,更不用化妆品。姐姐天生丽质。

终于,头发干了。

我本已为姐姐会慢慢的脱衣服,然后睡觉。(那样我就可以一饱眼福啦)可姐姐只是关了灯

就躺在床上了。

在等待姐姐睡着的时间里,我想,姐姐会不会手淫呢?难道她没有欲望吗?

但姐姐没有手淫,像个真女一样睡着了。她的均匀的呼吸告诉了我,她已睡熟了。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半。

我蹑手蹑脚地推开了衣柜门,“吱呀”,这一声可吓得我全身发僵。“姐姐可千万别醒呀!”在黑暗中僵了一会儿,我走出了衣柜。

面对躺在床上熟睡中的姐姐,我的全身开始战抖,仿佛要跳起来一样。尘根早已顶了起来。

因为是夏天,姐姐什么也没盖,或者这就是她穿衣服睡觉的原因吧。

我家楼下是一条公路,公路对面是一个工地,工地的灯彻夜不熄。

白色的微光从玻璃窗辐射进来,琐碎地洒在姐姐身上,反映在我的眼里。

姐姐坚挺的胸,平坦的腹,修长的腿,美丽的脸,合著这月白色的光,何其美呀!我甚至不忍心去破坏这良辰美景。然而……

我试着将手探向姐姐的椒乳,隔着她的背心轻轻抚摸。姐姐没戴文胸,柔软的半球形的乳房向我的手传出一阵阵刺激,走遍全身,最后归于尘根。如浪的攻势使我早已勃起的尘根无法自已,一股激流喷射而出——我射精了。

头波的欲火就这样暂且得到了缓解。我开始细细地欣赏姐姐的身体。当然,欣赏的同时还要小心不弄醒姐姐。

我轻轻地移开姐姐的手臂,把她的背心由下往上撩起。在这个过程中,我慢慢地看到姐姐的腹,一寸一寸雪白紧凑的皮肤,最后到达姐姐那傲视一切的胸。我全身的血液为之凝固,整个世界,除了姐姐的呼吸声和我的心跳,再也听不到任何声响。

我弯下腰,底下头,由姐姐的腹开始,逐寸地往上亲吻姐姐。我的舌接触著姐姐嫩滑的皮肤,我的鼻吮吸著姐姐若兰的馨香,一寸寸,一寸寸……

我用舌尖舔著姐姐的乳根,并绕着“山脉”的周围画圆,盘山而上,直至红宝石般的乳头。

或许是受到了刺激,或许是进入了异相睡眠,姐姐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了。我想她一定在做好梦。

在乳房眷恋了大约半个小时,我开始向下开拓了。

从乳房,我迂回而下,把姐姐的上身又吻过一遍,来到了姐姐的神圣禁地。

隔着紧身短裤,我已闻到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应该是姐姐的幽香夹杂着沐浴露香味而形成的吧。

就这样,我一直将头放在这片乐土,攫取著这无限的美妙。

大约十分钟之后,我开始除去姐姐的短裤。我的心情是紧张和急迫,我的动作是小心和谨慎。

我轻柔地抬起姐姐的玉臀,从后面解下她的短裤。“啊!”我真想大叫一声,姐姐今天竟穿了那件我最喜欢的白色内裤。

看着姐姐平坦的小腹,微微隆起的,包裹在内裤窄带里的阴户,我早已勃起的尘根再也无法忍受。

我两腿分开,将尘根凌于姐姐的阴户之上,在内裤上摩擦起来。只觉体内有些东西一股一股地涌动,大有火山喷发之势。“忍!”

但也仅忍了两分钟左右,一条白龙就越洞而出了。姐姐的肚皮上就多了一滩精虫。

看看时间,已一点钟有余,我开始脱姐姐的内裤了。

我双手插进姐姐的玉臀下面,慢慢的脱下姐姐身上唯一可以遮羞的衣物,顺着姐姐浑圆紧凑的美腿,一脱到底。

现在,这位我心目中的女神终于一丝不挂得呈现在我眼前,呈现在大自然之中。我激动的几乎要流泪!

再次低下头,我重重地吻在姐姐的阴户,舌尖在细缝中游弋。我把姐姐的双腿微微分开,使她的阴道暴露出来。我得舌尖如鱼一般“钻”进了姐姐的阴门,姐姐的阴门真小呀。哦,可能是有处女膜挡着吧。可惜没灯光,不然真得看看处女膜的样子。应该像《桃花源记》所说:“初极狭,只可通人……”

由阴户向上,我吻到阴蒂(别以为我不知道,我是医学生呢)。吻著吻著,突然发现姐姐的下体竟然流出了乳白的液体,带着一种不香但好闻的气味。完全不自主的,我把它们全部吃进嘴里,并吞入腹中,一种前所未有的获得感生发出来。姐姐,我爱你!

接着,我吻变她的下体,直至脚趾。

那一晚,姐姐的床单湿的一塌糊涂,内裤也未幸免遇难。而我,付出了暑假以来最“惨痛”的“代价”——腿都软了。第二天,姐姐看见我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或许她梦见的是我吧。而我,心怀鬼胎,见了姐姐,自然也手足无措。唉,何苦来由?

大家或许要问,为什么我没进入姐姐。我想可能是这样的:

一,因为家庭关系,我和姐姐平日话都不多,虽是姐弟,但并不熟悉。我不敢担保那样之后姐姐会有什么反应。

二,我爱姐姐,我不想她因我而毁了贞节。

因此,虽然我极想进入姐姐,但我没有这么作。但这并不是说我有多伟大,因为第一条占百分之八十。

但是,随后的一件事改变了我的初衷。

 

八***********************************

各位版友,小弟乃是junyang899的变身,美丽的姐姐的作者与以前无异。

上次,即美丽的姐姐之七,是故事的一个小高潮。故事的主人公——姐姐,终于出现了。

说明一点,小弟写得短是因为太长的文章我看了会头晕。且小弟更新极快,绝对不会令各位版友失望。***********************************

**年*月*日星期天阴

我的心情跟天气一样阴郁。姐姐今天带了一个男的回家——她男朋友。

爸妈像迎接一切客人一样,款待他吃了中午饭。稍坐了一会之后,那男的就走了——带着姐姐出去了。

自从那天晚上我亲密接触了姐姐之后,就开始觉得姐姐是我的一部分了,甚至是全部。我甚至觉得姐姐似乎喜欢我。看着她跟着别人走了,跟着一个男人走了,跟着她称为男朋友的一个男人走了,我如歌中所唱那样——心如刀割。

我一声不吭地跟了出去。当然是在他们走了一会儿之后,以瞒过所有人。

我想知道他们去哪儿,会干些什么。

就这样,我调在他们后面,整整一个下午。也就是这一个下午改变了我对姐姐的爱。

他们先去了离我家不远的一个公园,在石凳上一坐就是一个小时。中间,那个男的去买了一次汽水。除此之外,就一直紧紧依偎在一起。我在正对他们的一片冬青树丛中能清楚地看到他们的一切动作。从医学角度说,他们的动作是一种刺激,我的眼睛是感受器。刺激通过眼睛,传入大脑,大脑作出反应,作用于全身。我的心脏越跳越快,夹杂着阵阵针扎感;而尘根竟也来凑热闹,硬邦邦的。

那我到底看到了什么呢?有时候回忆都使人痛苦。

姐姐他们坐的那张石凳面向南,背靠着几棵繁茂的柳树。姐姐依偎在那人的怀中,头凑在那人的肩膀上。两人的嘴细细地动着,不知说些什么,想来一定是甜言蜜语。

说著说著那人的手开始不老实了。那只搂着姐姐的右手开始向下移动,由肩膀,到粉背,再一直游到姐姐那球形的玉臀。并没有停在那里而是不断的来回摩擦,向下游移。而姐姐似乎没有一点拒绝的意思,甚至不曾害羞。这是最令我生气的——我的姐姐,我的全部,竟然给另外一个男人肆意的蹂躏。

“我要杀了那人,连姐姐也杀了!”

天哪,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但这确实是我今后对姐姐的所有报复行为的原因。

不知不觉中天黑了。姐姐他们离开石凳后没有回家,也没有离开这个公园。他们依偎著在公园里散步,聊天。这里,我想再强调一下,天黑了。

意想不到得事发生了。姐姐和那人走去了白天我监视他们的那片树丛,那片能屏蔽一切的冬青树丛。我猜到了他们即将要干的事,但我不愿意相信。或者还有其他原因,比如我想偷窥他们,我跟着他们,在树丛边藏了起来。

天更黑了,但公园还没到开灯的时间。

我的眼似乎会发光,把他们的好事看了个一清二楚。我不知道这到底值得高兴还是伤心。

那男人刚开始时很温柔,脱下自己的外套,铺在草地上。温柔地扶著姐姐的肩膀,让姐姐缓缓地躺在草地上。等姐姐的背刚刚接触草地,那人便像狼一样,扑将上去,不理姐姐的抵抗,仿佛要撕烂姐姐一样出去了姐姐的衣服,任由姐姐那近乎完美的躯体被粗糙的草地污损。直到现在我还认为这是一次强奸。

到了后来,姐姐竟然并不表现出什么不满和反抗,甚至迎合起来。那人也似乎不是什么有情趣的人,连爱抚都没有就进入了我无比期望却不舍进入的姐姐,粗暴的干了起来。我似乎能听到姐姐那痛苦的呻吟。操他妈的!

我忽然发现,我无法忍受姐姐被别人站有,不能被这个粗暴的人占有,也不能被即使像我一样温柔的人占有。姐姐是我一个人的。以前的那些保护姐姐贞洁的想法给我全部否定。

但任我怎么想,姐姐已被别人占有。杀了那人是不可能的,永远占有姐姐也是不可能的。理想与现实的矛盾,对那个男人的恨,对姐姐的复杂感情,加上这越来越浓的黑夜,我的复仇计划就这样开始了。

 

**年*月*日星期一月黑风高

经过昨天的一切,仇恨充斥着我。昨晚大哭一场之后,现在我已坚强无比,卑鄙无比!

我要迷奸姐姐!

迷奸

姐姐昨天和今天歇班。昨天我和她分别做了什么,大家都知道了。今天她不上班,今天我还在放假。今天她已不再是女神,今天我要向她发泄仇恨。

天气很热(现在是暑假时期呀),比以往的几天都热。姐姐午觉醒来,浑身香汗。像我期望的那样,姐姐走进了浴室。这次我没有在浴巾,洗发水,沐浴露上做任何手脚。我不这样做是因为我要保存精力,好钢用在刀刃儿上。

姐姐走进了浴室。

我开始了行动——将事先准备好的,用十片安定磨成的药粉倒进了姐姐常喝的橙汁冲剂包里。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等待,以及祈求上帝保佑(我想,上帝若有知又怎会保佑我呢?)。我觉得姐姐被迷倒的机会很大——天很热,洗完澡很渴,姐姐喜欢橙汁。

我不能就坐在客厅里等姐姐进入我的圈套——一来太可疑,二来太着急。于是我出了家门,走到了昨天那个公园的那片树丛,回忆起了昨天引起我仇恨的一幕一幕。这些更坚定了我复仇的决心。甚至连后果也索性不想了。去他妈的吧!

估摸著姐姐应该洗完澡出来,喝完果汁倒下了,我开始往回走。一路上想像著将要发生的一切。

然而,家中的一切却令我哭笑不得。

回到家之后,姐姐早已洗完澡,不出我所料,桌上放著喝得只剩底的橙汁。但是,问题出现了,姐姐的房门锁上了,而且是双保险。

问题一,钥匙在哪儿?

问题二,姐姐有没有被迷倒?

问题三,就算姐姐被迷倒,药效能持续多久?

问题一在十分钟之后被解决——我找到了钥匙。问题二在半个小时后得到解决——self-assurance战胜了怀疑。问题三在又半个小时候被解决——我在药理书上找到,那样份量的药,催眠时间是一个小时多一点。

结论是,我现在不能进去。因为姐姐说不定已经醒了。

天哪!天哪!天哪!除了这两个字,我还能说些什么?古人曾说:“冯唐易老,李广难封”,其言不虚矣!

怎么办呢?看来只能等待机会了。

不,我不能再等了。绞尽脑汁,我又想了一条计策。

晚饭时间到了。我假装帮妈妈煲粥,趁妈妈接电话,把四十粒安定磨成的粉末放进了锅里。大家一定要问,为什么我总用安定。因为,安定无色无味,价格便宜。大家又要问,四十片,那么大剂量,会不会有事。别忘了,我是医学生,而且,我们家一共五个人呢。只期望姐姐不要不吃饭,哪怕喝些粥也好。

大家都没令我失望,天终于不再玩儿我了。吃过晚饭大约才半个多小时,各个都说头晕,回房睡了。我假装不舒服,只呡了几口粥,所以一点儿都不晕。我还主动承担起洗碗的责任。

乱七八糟地洗了碗,把所有可能出现的危险全抛诸脑后。我拿着姐姐屋门的钥匙,在一片漆黑中向姐姐的房间进发了。

开门发出了一些声响,但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大,自然,也没惊醒姐姐。我像秃鹰一样,无声无息地接近“猎物”。

因为今天太热,姐姐没穿她的性感睡衣,只穿着那套我初次用来发泄的黄色内衣。只用毛巾被的一角盖住肚脐,以防凉气伤胃。想想上次我在她的房中,首先看到的是肚脐,这次却刚好是肚脐以外的部分。

黑暗中虽然易于隐藏,但视物不清。况且这次我根本不需隐藏。于是我打开了姐姐房间的灯——只开了泛著粉红色光的床头灯,没开傻不拉叽的日光灯。这样既创造了气氛,又不会弄醒姐姐。

这次除去姐姐的掩盖就太容易了。我只消一撩,只穿着内衣无比性感的姐姐就整个呈现在我面前。她的呼吸有些短促,这是用药的结果。我的呼吸也有些急促,是因为紧张。

虽然我迷倒了姐姐,但我终究还是一个极有情趣的人。我还是喜欢一步步,一寸寸地“蹂躏”姐姐。不过这次我是从姐姐的芳草禁地开始,先探索姐姐的下身了。

我观望着姐姐,姐姐美丽修长的身体在粉光的抚摸下,微微泛著荧白,依旧像女神一样。

依然是温柔的,我除下了姐姐的内裤;依旧是轻轻的,我吻在了姐姐阴户。但这次,再也没有了那种“初极狭”的感觉了。该死的混蛋!

我的嘴继续往下移,姐姐的每一寸肌肤都在劫难逃。而在我亲吻姐姐的过程中所射出的精液就全部由姐姐那条米黄色内裤承担了。

下体的冲动越来越强,仅仅靠亲吻已不能解决问题。我上了姐姐的床。开始用尘根从姐姐的上身开始施行报复。

我将尘根凌驾于姐姐的椒乳之上,解开了姐姐的米黄色文胸,把它夹在姐姐的两乳之间,开始揉搓。但发现这样太干燥,兴奋不起来。于是就用手在姐姐下体攫取了满手蜜汁,涂在我的尘根上,也涂在姐姐的两乳间,继续揉搓起来。

心跳越来越快,呼吸越来越急,尘根越来越胀。我黑色的尘根在姐姐白皙柔软的椒乳的抚慰下,越来越爽。终于忍将不住,射了出来。又浓又多的精液,喷得姐姐满脸满胸。我也达到了这些天的最高峰。

但报复并没有就此结束。

我将姐姐的小口掰开,将业已软倒的尘根放了进去,下体前后推送著。一会儿之后,尘根就再次雄壮起来。

因为已射过一次,所以这次我挺得更久了。不顾一切地,我将下体移至姐姐的阴户。微微分开姐姐的双腿,把阴户暴露出来。慢慢的,我进入了姐姐。

姐姐的阴道好紧呀!把我的尘根包裹得天衣无缝,比用内裤爽不止亿万倍。刚开始我还忍得住慢慢抽送,到了后来,我的抽送渐渐大力起来。以至于到最后如夯地一般。姐姐的下体也越来越湿,越来越润滑,让我越来越爽。姐姐甚至有些呻吟了。

惨了,别是干醒了她吧。

不管了,醒了也一样干。

虽然我的行为若被姐姐发现一定会有大祸,但我隐隐约约觉得事情还有另一面。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我还有些想被姐姐发现。就如豪赌,明知输赢乃五五之数,但还是无比地吸引着人们。

感情越来越复杂,但我夯砸的力量也越来越大。

快感一波接着一波,冲击着我越来越脆弱的神经。火山随时都会爆发,姐姐随时都会醒来。如此的刺激,真是无可匹敌。

精液如潮水般泄了出来,离开我得身体,进入姐姐的花房。我有些不顾一切了,开始趴在姐姐的身上,享受云雨后的温馨。

感觉著姐姐的椒乳,姐姐的馨香,未完全软下的尘根在姐姐的阴户里再次勃起。我抱起姐姐,把她翻了个身,使她背对着我。我用双手抱起姐姐的腰,使姐姐的玉臀对上我的尘根。

姐姐的蜜汁竟然如此之多,连后阴都被湿润了。我想,既然做得初一,为何不连十五一起做了呢?想到就做到,我挺了挺腰,就将尘根整根插进了姐姐更加紧凑的后阴。姐姐的后阴太过紧凑了,我只抽插了十余下就射了出来。全部射进了姐姐的体内。

实在是太累了,也是我太爽了而忘乎所以,我竟趴在姐姐身上睡着了。而我的尘根还插在姐姐的后阴里呢。

彻底报复了一番后在姐姐床上睡着的我,接下来会怎么样呢?只有天亮了才知道。

 

 

十(大结局)***********************************

在我这个年龄段(17-20),几乎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性”上面。韩国排过一部《梦精记》,里面的一句话就反映了这个问题,“只要一听到有关阴户的词语,我就会勃起。”一点儿都不夸张。

写一篇好故事,就如同经历一次人生历程。除了要有文笔和想像力之外,现实生活也是必须的。我们不能期望一个小孩儿能写出好的黄色小说,我也从不期待自己能写出世界名著。因为什么?缺乏生活,缺乏现实。当然,这里所说的生活,现实指的是一种思想历程。毕竟小说大多是虚构的。而我的思想,前面已经提过,整日就是围绕“性”。所以,我就写了这一篇《美丽的姐姐》。***********************************

*年*月*日tuesday晴

报复之后的我,竟然抱着姐姐睡着了。不过因为体位问题(我压着姐姐),姐姐透不过气了。加上药效也差不多没了,姐姐竟然有力气翻了一个身。这一翻身不要紧,把我翻得掉了床,如掉进无底深渊一样。浑身疼痛使熟睡中的我恢复了清醒。

这算不算一种惩罚呢?把我从无限的甜蜜当中推出来,虽然同时也把我从危险中推出来。

坐在姐姐身边,我又不得不面对自己复杂的感情。

一方面,我想报复姐姐。但这又算哪门子报复呢——我干她的时候,她根本就不知道。也许我选择这种方式,还是因为我爱姐姐的缘故吧。另一方面,我又想把这一切真相,告诉姐姐。我实在很期待大祸的另外一面——或许姐姐会爱上我。

后一个念头在我脑海中膨胀,越来越大,最后占据了上风。

我决定了。

清晨,姐姐像往日的每一个清晨一样醒来,看到自己的下体又是一塌糊涂,她又像往日的每一个清晨一样报以羞赧的一笑。正在她要起身换内裤的时候,她看见了桌上的一个大信封和信封上的字:“亲爱的美丽的姐姐,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在南下的火车上了。希望你看了信封里的一切以后,能原谅我。”落款是“深爱着你的弟弟”。

姐姐撕开信封,打开了折叠的信纸,开始了对我心理历程的阅读:

美丽的姐姐

美丽的姐姐,我是多么地渴望亲近你。你那尖挺的椒乳,你那浑圆的玉臀,你那纤细的腰肢,你那羊脂般的侗体。每次你出浴时穿粉红吊带背心紧身裤的样子,令我无法自控。我多么想把你压在身下!多少次我想冲进浴室,一览你动人的身体。多少次我想把你迷倒,一发我久压的欲火。又有多少次我乘你不在,将火热的精液射在你那小小的性感内裤。我甚至用望远镜想偷窥你睡觉,而你却总是将灯熄灭。我幻想有一天,你能理解我,让我一亲芳泽,虽然这可能永远是个梦。


本贴最早由:2018在线国产偷拍视频_偷拍久久国产视频_一本道国产在线国产 -- www.gh2999.com编辑,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分享给你的朋友!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联系方式jianmo121212@outlook.com]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 2018 2018在线国产偷拍视频_偷拍久久国产视频_一本道国产在线国产. all rights reserved. RSS Baidu SiteMap

2018在线国产偷拍视频_偷拍久久国产视频_一本道国产在线国产,第一时间为您免费提供国产自拍、日本、韩国、欧美等免费在线观看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