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交换


那天我正在家里上网,忽然门铃响了。

我穿着睡衣走去开门,门口站着一位文质彬彬的先生和两个约莫十五六岁的妙龄少女。

“请问这里是何先生的府上吗?”

“正是这里,请问贵干?”

我有些摸不著头脑,那位先生拿出了他的手机:“我们是从69同城上看到这个消息的。”

他说到69同城我才恍然大悟。

前天晚上在和老公一场激烈的搏杀之后,心血来潮的我们在这个交换二手的网站上挂出了一条信息:“我有一个三十二岁的老婆,肤白貌美气质佳,愿意交换两个十六岁的女朋友……”

一个三十二换两个十六,等价交换我们认为很公平,不过两天过去了也没有人打电话过来我都已经渐渐的把事情忘记了。

没想到今天却有人主动送上门来了。

赶紧将客人请进屋子之后端茶泡水拿糕点,一边坐等老公下班回家一边和他们攀谈了起来。

这位先生高姓刘名裕,身边一对依偎著的萝莉却并不如我所猜测的是他的女儿,却是他的一对双胞胎小情人。

姐姐名叫馨柔,妹妹唤作馨月。

俱是本市某艺术中专的在校生,至于他们之间那就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因为是要交换的缘故,刘裕便大大方方的要我先验看一下他带来的货色。

两个小姑娘落落大方的站起来,其实从她们一进门我就开始注意了。

正如刘裕说的那样,她们形体匀称,面容姣好,坦荡的接受着我的目光,虽然没有素人女孩的羞涩,但是这样放得开才能玩的尽兴。

“似乎还可以再长长啊。”

我开玩笑的说道,姐姐馨柔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人家才十六岁嘛。”

是啊,十六岁,多好的年华。

我对这一对双生的少女表示非常满意,甚至比我老公还要着急把她们吃下去。

当老公终于姗姗回到家里的时候,看见家里多了三个陌生的客人不由得小小的吃惊了一下,当我给他一一介绍了之后,他马上对馨柔馨月姐妹表示出了极大地热忱和欢迎--如果不是我拉着,估计他想把晚饭都给跳过去呢。

吃过晚饭之后,没有人愿意去洗碗,老公立即拉着两个小姑娘躲进了卧室去谈人生和理想。

刘裕的眼中也闪出了绿色的光芒,我轻轻地按住了他:“先陪我散散步吧。”

今晚正是一个月白风清的好天气,小区的广场上很热闹,我们绕着转了大半圈儿,他挽着我的手慢慢的向下滑去,等我们走到一处僻静地方的时候,他忽然在我的屁股上捏了一把。

我吓了一跳,不由得娇嗔著在他身上拍打了一下:“急色啊。”

“何太太啊,你太美貌了,我实在是忍不住啊。”

他解释道。

我既无奈又高兴,毕竟每一个女人都喜欢听到男人赞颂自己的美貌:“唔,既然这样,那么我们去那边吧,我知道那里少有人来。”

说著,我带他来到了一处河湾边上,那里隐藏在茂密的树丛之后,除了夏天会有些戏水的儿童偷跑过来,此时绝没有人。

我将他带到那里:“你看这里如何?”

“好得很啦。”

他说着便要来对我动手动脚,我一面掩住胸口:“急色,我们慢慢来嘛。”

“何太太,下面急得很啦。”

他指了指自己的胯下,我低头看去,果然已经竖立起了小旗子,心想天底下的男人果然都是一般的色鬼,口中却道:“无要叫我何太太啦,我的闺名叫愚思。”

“雨丝?”

“愚思。”

我认真的把两个字读给他听,却被他一把捧住了臻首就吻在了一起。

虽然有些猝然不妨,但我却并没有抵抗的念头,反而顺着他将香唇送上,与他口舌交缠,激吻在一起。

一面拥吻著,他一边用手摸索着我连衣裙后面的拉链,只是可惜这盲目著操作却很不好弄,他只好暂时放弃这里,一双大手改向下探取,抓住了我那丰腴的肉臀。

“哇,太太你的屁股好紧。”

他终于松开我的唇,目光改向我高耸的胸脯逡巡。

我自然会意,双手伸到背后只轻轻一下就拉开了拉链,他急不可耐的将肩带向下一扒,我那一对白腻丰满的白兔顿时就挣脱了衣物的束缚。

“哇……”

他发出一声惊叹,我心里充满了骄傲,挺起我那引以为傲的酥胸,双手托著这骄傲的白兔:“可还看的过去?”

“简直是维纳斯一样的尤物啊。”

刘裕双手齐张,一手一个满满的铺开,可是还是抓不住这一对硕大的白兔,他来回的摩挲著,那一对樱桃在他掌心中磨蹭著,渐渐地硬翘了起来。

我自傲的让他抚摸著,看着他爱不释手的样子,心中充满了得意,他好好的摩挲了一阵子之后,问道:“我可以尝尝吗?”

“当然可以了。”

我朝他眨眨眼:“现在我是你的了。”

他毫不犹豫的张口含住了一颗樱桃,大力的吮吸了起来,这里是我最敏感的地区之一,终于我也忍不住娇吟出喉,一双玉手摸索著解开了他的皮带,将那桀骜不驯的小刘先生放了出来。

一将那小刘先生握在手,我顿时就觉得自己下面好像湿了好几分,这火热热的硬邦邦的大家伙,若是插了进去,不知道当是如何的收用呢。

恰那刘先生也噙着我的樱桃,一边吮吸,一边用手指夹着另一颗来回搓动,这双管齐下,我很快就没了防线,再等我回过神来,已然被刘先生全部剥光了放在地上,身下垫著的正是我自己的连衣裙。

而刘先生正一手扶着我的细腰,一手按着他的兄弟就要往我的桃源溪谷中插进来。

而我的一双腿,正大咧咧的分开来架在他的双肩上,毫无疑问,在我神魂颠倒的这一会儿功夫里,他已经把我下身都前后看遍了去。

“何太太,你流的水好多啊。”

看上去像是个正经人的刘先生也不正经了起来,一边用言语轻薄着我,一边将小刘先生在我的溪谷上来回磨蹭著,惹得我下面水流了许多,却一直不肯插进来,只好哀求道:“好刘先生,莫要再戏弄人家了,将我弄得好辛苦。”

“那何太太要我做什么呢。”

“快来插我啊。”

我已经急不可耐的用手分开了肥腻的花瓣,蜜汁沾了满手都是:“快插进来吧,妹妹下面痒死了。”

刘先生其实也早已经等不及了,他见我穴口大分,蜜汁四溢,便低吼一声,将阳具猛然一下全数插了进去。

这火热的腔道内一下子被满足的感觉让我当即便舒爽的娇吟出来。

刘先生又一下全数拔出,然后再尽根而入,如此大起大落的抽插了数十个回合,将我的下身捣的如同一团浆糊,红艳的好似是一蜜桃般一样。

而后刘先生的动作变慢了,不再狂抽猛刺而是缓缓抽插,我亦扭摆着腰肢,花道中暗处施力,将他那肉棒紧紧地捏拿,刘先生品尝我到这的好处,不由得一边揉弄着我的双乳,一边道:“何太太果然技法高超,好厉害。”

我此刻媚眼儿如丝,直道:“亲哥哥,你的也好烫,烫得妹妹便快要丢了。”

说著,双腿一夹,花心处一哆嗦,便吐出了阴精。

正喷在小刘先生的独角上,它被这一激灵,便也忍不住喷射了出来。

“哎呀,我倒是泄了!”

刘先生揽着我腰狂射了十几秒钟,将他的无数子孙全数送到我的肚子里还依依不舍的拔出来,事后再惺惺道:“何太太,射在你身子里了,真是不好意思。”

“不妨事的,”

我一边用裙角拭去下身的污垢一边道:“这几日都是我的安全日,刘先生你可以放心的用。”

我们又在这里坐了一会儿,刘先生抱着我,让我给他做出喂奶的造型,把我撩拨的欲火又起,可是天色已经黑了,我们便回到家中准备再战。

一进到家门,便听到啪啪啪的欢浪声音,走进卧室里,果然只见我老公正骑在双胞胎中一人的身上抽插,另一个却站在他面前让他亲吻那少女的阴户。

他看到我回来,高兴的和我打招呼:“宝贝,这一对儿太给劲了!你玩的如何?”

“承你的福,还可以。”

我把皱巴巴的连衣裙退了下来,赤裸著走到双人床上去,招呼著刘先生:“刘先生,来吧。你比我老公还要棒呢。”

我老公不禁苦笑了起来:“死婆娘,竟然当着人面说你老公不行。”

我却不闻不问,双手抱开大腿,露出美美的红鲍,娇声对刘先生道:“快来插吧,人家早就饥渴难耐了呢。”

刘先生看着自己的双生萝莉被我老公一边抽插著还一边亵玩,早就已经欲火焚身了,这会儿一听到邀请,便迫不及待的压了过来狠狠地将他那大肉棒又一次插进了我湿哒哒的蜜穴之中!“哎呀……插破了!”

我大惊小怪的叫了起来,可是下一秒却马上就切换到了荡妇的模式,从我口中出来的那些浪词,恐怕是这一对小萝莉从来都没有听过的。

或许是因为已经射过了一发的缘故,也或许是因为我刚才暗示的原因,刘先生这一波来的特别长久,我老公已经闷闷不乐的在一个小萝莉的脸上射出来之后,他才怒吼著拔出长枪将那子孙都喷射在我的脸上。

两个疲惫的男人披上睡衣去外面来一根事后烟,我带着两个女孩子去浴室冲洗。

在水莲蓬下,我好好的打量著这两个女孩子。

她们脸上还带着稚气,不过现在的女孩子吃的都比我们那时候要好,乳房已经发育的颇为可观了,虽然没有我的波涛汹涌,但是已经一晃一晃的足以招惹眼球了。

脱光了衣服之后女人在一起就等于少了自己最后的武器,因此也显得没有什么禁忌。

很快我就知道了这姐妹俩的来龙去脉。

她们正如刘先生介绍的那样是本市一个艺术中专的芭蕾班的学生。

父母其实都是事业有成的社会中产阶层。

而刘先生更是她们的叔父辈的人物,当年她们来本市上学的时候她们的父母还拜托刘先生照顾自己的女儿,只是他们到现在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被好朋友刘先生照顾到了床上去。

不过,将双胞胎姐妹开苞的并不是刘先生,而是她们同班的同学。

据她们说,她们全班每个月都会聚在一起开群体的大趴,男女同学之间毫无芥蒂的相互爱抚、性交,每个女生都要和每个男生做爱,每个男生也都要在每个女生的穴里抽插过。

只有这个样子,班集体才会变得团结。

我仔细的看了她们的下身,果然,才十六岁的女孩子,下面已经不是被花瓣紧紧夹住的一条窄缝,而是一个细小的圆孔了。

而更让我吃惊的是,刘先生带她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出来交换了。

此前,刘先生还带她们参加过好几次交换,这一对姐妹花不但品尝过多次成人的大肉棒,更连欧美人和黑人的驴货也都尝过了。

“有这么长。”

馨柔比划著,我倒吸了一口冷气,妹妹馨月拉着我的手从她的下身处往上摸著,摸到肚脐的地方才停住:“大约插到这里吧。”

我又吸了一口冷气:“这样的……你们怎么受得住啊。”

“多插几次就好了。”

馨月忽然贴在了我身上:“大姐姐,你好漂亮哦。”

“是吗。”

我一下子乐开了花,对于女人而言,比男人更美的赞美就是来自于同性的赞美了。

“是啊。”

馨柔的手也开始在我身上游走着:“大姐姐,你的胸好美……还有你的腰……哎,和你比起来,我们真的就是丑小鸭啊。”

这一对嘴巴抹了蜜一样的姐妹花把我哄得团团转,正好外面男人们已经不耐烦的敲门了,我们便赶紧抹干净了身子,连浴袍也不用穿,赤裸裸的走了出去。

“我们下面来玩一个游戏。”

刘先生兴致勃勃的道:“深水炸弹玩过吗?”

我和老公都摇了摇头,馨月馨柔姐妹俩一人挂住我们一边,齐声道:“来玩吧,很好玩的。”

禁不住这两个小狐狸精的诱惑,我也答应了和她们一起玩这个游戏。

所谓的深水炸弹就是在一个避孕套里灌满葡萄酒扎紧口子之后塞进女体下方的那个腔道里,第一要用最快的时间把它挤出来,第二,不能把套套弄破,否则就算是输了。

“这么变态的玩法。”

我嘀咕著,看着刘先生做示范的拿出两个避孕套,灌满了我们家的三号红酒用绳子紧紧地扎住了之后分别塞进了姐妹花的下身之中,还一直用指头挺到了深处。

姐妹俩分别站在我们面前用手拨开她们的花瓣让我们仔细验看她们的嫩穴。

“看不见吧?”

“都已经塞进去了吧?”

确是,那娇嫩的肉壁还是那么狭窄,根本看不见避孕套的银子,我坐在老公身上,看着刘先生一声令下,两姐妹相互拥抱着请问,抚摸了起来。

“她们姐妹俩很喜欢这种亲暱的游戏的。”

刘先生毫不客气的把我从老公身上分走了一半,一双大手在我的酥胸上揉捏著,老公看见自己的妻子这样被人轻薄,反而更加起劲了,他的手指不停地在试探着我的蜜穴……姐妹俩乳房贴著乳房,蜜穴对着蜜穴,双腿交错著上下摩擦,看得出来,她们是想用这种方式把在体内的那个东西给挤出来。

我被这两个男人同时玩弄著,不由得也觉得下面痒痒的似乎流水了。

便对刘先生道:“给我也来一个吧,我也要试一试深水炸弹的味道。”

刘先生当即便道了一声好,然后也一模一样的给我的蜜穴里面塞了一个灌满红酒的避孕套。

老公笑着问我感觉如何。

我摸了摸小肚子道:“好奇怪……感觉……上不著天下不着地的样子。”

老公推了我一把,让我走到那姐妹花一起,刚刚还在热吻的难舍难分的她俩立即就围攻了过来,姐姐含着我的左乳,还用手指头拨弄著另一个樱桃,妹妹则蹲在我的身下用舌头舔舐着我的蜜穴。

这姐妹俩上下其手,很快我就站立不住了,不得不躺在一张摇摇乐的竹椅上,双腿分开搭在扶手上让姐妹俩玩弄我。

老公看的眼中直冒欲火,他还从没见过我这样被女人,不,女孩玩弄的场景呢。

刘先生这时候提议道:“何先生,对她们的后庭有兴趣吗?这时候是用后庭花最好的时机。”

老公其实并没有玩过后庭,有几次他想尝试都因为我怕疼被拒绝了。

今天他也觉得机会来了,便点头走过去扶住双胞胎中的一个,刘先生扶住了另一个。

“一起来。”

刘先生道,随着这一声令下,两姐妹的后庭同时被男人侵犯,她们不由得分心来抵抗这里的侵袭,对我的骚扰就减弱了起来。

我老公是初次玩后庭,开始的时候不免有些把握不住节奏,把那小姑娘弄的连声喊疼,他又不得不停下来,从橱柜里取了凡士林抹上才再度开始征伐。

刘先生抽插了一阵子,忽然就看见被他插著屁股的馨月忽然僵住了,原来那避孕套已经滑到了她的阴道口,再一用力,就慢慢的从里面滑脱了出来。

在他对面的馨柔也快了,由于我躺着,能够很清晰的看见从她双腿之间的那个小圆口中慢慢的探出来了一个圆滚滚的头部,不过就在这即将大功告成的时候,我老公的一阵猛烈抽插,让馨柔忍不住夹紧了双腿,这一下,鲜红的红酒就顺着她的双腿流淌了下来,惊心动魄的好像是给处女开苞一样。

刘先生洋洋得意的介绍道:“这叫做处女献宝。”

说著,他把那肉棒从馨月的屁股里抽了出来对我道:“何太太,你的屁股这么漂亮,我也想插一插啊。”

我赶紧合拢了双腿:“不要啊,我后面还没有叫人插过呢。”

老公这时候却是色迷心窍:“老婆,你也试一试吧,插后面别有风味啊。”

刘先生倒是显得极有风度:“何太太后面的第一次,理所当然是要何先生来用,我不好越俎代庖的。”

老公一想倒也是,便也舍了馨柔,要来上我,不顾我紧紧地合拢双腿,竟然对刘先生道:“刘先生,我们来做一个三明治,你插她的前面,我插她的后面如何?”

“好极。”

刘先生一口答应了下来:“不过还是要替你太太先把深水炸弹取出来,说著,他把两根指头伸进了我的蜜穴,一搅一拖,那满满的的避孕套就被拖了出来。老公不顾我的强声抗议,一把将我拉扯起来,刘先生正站在我对面便扶住我的细腰,下面用力一捅便插了进去。他一边插著,还一边道:“何太太啊,你的屁股又圆又翘,若是不开发,真是暴殄天物啊。你也看了,她们姐妹不是被插的很快乐吗?”

我苦着脸,双手搭在他的肩上:“我怕会很疼呀。”

“不会的。”

老公一边给他的肉棍上抹上润滑的凡士林,一边分开我紧紧地合在一起的臀肉:“老婆。我要进来了!”

说著,我只觉得屁股里好像被捅进来一根烧火棍一样,登时就像是嗓子眼都被捅穿了一样,不由得鬼叫了起来:“妈呀,要了我的命啊……疼死我了……快拔出来,快拔出来。”

我老公非但没有动,反而抬起了我的一条大腿,刘先生趁机抽插一阵,让我转移了一点注意力:“何太太这样是不是很刺激?”

老公从后面过来揉着我的一个乳房:“老婆,你后面好紧啊,比十六岁的小姑娘还要紧!”

我都要哭出来了:“紧你的大头鬼啊,老娘快要被你这杀千刀的捅死了……哎呀,别动,刘先生,你别……哎呀,我……你们一起动我受不了啊……”

前后同时被插的感觉真的是无与伦比,虽然我老公和刘先生是初次见面,但是合作玩我这件事上却是空前的一致,他们有时候是刘先生狂插一阵子,我老公停住不动;有时候是我老公全进全出的操弄着我的屁股,刘先生纹丝不动的把他的男根泡在我那丰富的蜜水之中;有时候又是两个人一起开动,却并不同步,这个进来那个出去,一前一后,把我弄得神魂颠倒,最后软软的躺在了老公怀里一动不动。

“老婆,你真美。”

老公在我屁股里心满意足的留下了他的第一次痕迹之后和刘先生使了个眼色,两人交换了一下位置。

刘先生并不急着肏我的屁股,而是把我抱着放在沙发上:“何太太啊,你这样美丽的屁股,就是应该让人操弄才有价值啊。否则的话,真是明珠暗投。”

我趴在沙发上一动也不动,感觉自己疲惫的就像是死了十年一样,连刘先生在我臀肉上的摸来摸去都毫无反应。

老公却把那一对双胞胎搂在怀里,亲亲这个的乳,又抠抠那个的穴,显然是想待会儿再来一场。

刘先生等我休息了十分钟之后,让我跪爬在沙发上,双腿呈八字的分开,这种羞人的姿势过去我只对我老公开放过,没想到今天却也对一个陌生男人摆出了这种如同母狗一样的造型。

刘先生二话不多说,提枪边上,一下子便插入了我那丰美的美鲍之中,里面多汁的嫩肉从四面八方的紧紧包裹着他的肉棍,正适合大力冲刺。

刘先生一边干着我,一笔看着双胞胎中的一个在我老公身上做着女上式的跳跃,那一对荡漾的鸽乳上下晃荡,不由得便扶住了我的肥臀一下一下的狠狠撞击了起来。

同时还道:“何先生,你夫人的这一对奶子真是绝品。用这个姿势挞伐,看上去真是美妙极了。”

我羞得把头埋在了沙发上的抱枕之中,不忍看自己的那一对吊钟状的丰乳随着身后男人的冲撞随处晃荡。

忽然我感觉到一个乳头被一个温热的小口含住了,低头一看,原来是双生子中的一个钻进了我和沙发之间的空隙含住了我的乳头。

再一看她此刻的造型更是惊呆了。

原来这芭蕾出身的双生子有着极好的柔韧性,竟然可以后下腰到折角九十度的水平丝毫不晃动。

老公抱起他怀里的那个女孩让她盘腿绕住自己的腰,却走到她的跟前,用手指侵犯著这女孩的嫩穴。

看着这淫靡的一幕,我也不由得感到火热,竟然连刘先生悄悄地把他的阳具从我的蜜穴移到了后庭也没有察觉,更是等到他已经侵入其中了,才感觉到异样,此刻银牙咬碎,秀眉颦蹙也已经是于事无补了。

只能忍着他的火热肉棒抽插,发出低低的呜咽声音。

当刘先生和我老公分别又一次在我和那女孩的身上发泄出来的时候,我们都已经精疲力竭。

一场简单而混乱的鸳鸯浴之后,我们作为主人盛情邀请三位客人在我们家留宿一宿。

当晚,我回到老公的怀里,客人们自在客房安息。

熄灯后,老公摸着我的屁股问道:“今天把你后面插了,有没有怨恨啊?”

我想了想道:“算不上怨恨吧,只是有些疼。不过以后可以多玩一个地方了,你倒是满足了。”

老公爱怜的亲吻了我一下,又道:“若是以后还有这样的机会,你还愿意吗、”

我紧紧地搂住他:“只要你不嫌弃,我是不会吃醋的。”

黑暗中,我们都仿佛看见了对方的笑容,便就这样心满意足的相拥著睡去了。

那天我正在家里上网,忽然门铃响了。

我穿着睡衣走去开门,门口站着一位文质彬彬的先生和两个约莫十五六岁的妙龄少女。

“请问这里是何先生的府上吗?”

“正是这里,请问贵干?”

我有些摸不著头脑,那位先生拿出了他的手机:“我们是从69同城上看到这个消息的。”

他说到69同城我才恍然大悟。

前天晚上在和老公一场激烈的搏杀之后,心血来潮的我们在这个交换二手的网站上挂出了一条信息:“我有一个三十二岁的老婆,肤白貌美气质佳,愿意交换两个十六岁的女朋友……”

一个三十二换两个十六,等价交换我们认为很公平,不过两天过去了也没有人打电话过来我都已经渐渐的把事情忘记了。

没想到今天却有人主动送上门来了。

赶紧将客人请进屋子之后端茶泡水拿糕点,一边坐等老公下班回家一边和他们攀谈了起来。

这位先生高姓刘名裕,身边一对依偎著的萝莉却并不如我所猜测的是他的女儿,却是他的一对双胞胎小情人。

姐姐名叫馨柔,妹妹唤作馨月。

俱是本市某艺术中专的在校生,至于他们之间那就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因为是要交换的缘故,刘裕便大大方方的要我先验看一下他带来的货色。

两个小姑娘落落大方的站起来,其实从她们一进门我就开始注意了。

正如刘裕说的那样,她们形体匀称,面容姣好,坦荡的接受着我的目光,虽然没有素人女孩的羞涩,但是这样放得开才能玩的尽兴。

“似乎还可以再长长啊。”

我开玩笑的说道,姐姐馨柔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人家才十六岁嘛。”

是啊,十六岁,多好的年华。

我对这一对双生的少女表示非常满意,甚至比我老公还要着急把她们吃下去。

当老公终于姗姗回到家里的时候,看见家里多了三个陌生的客人不由得小小的吃惊了一下,当我给他一一介绍了之后,他马上对馨柔馨月姐妹表示出了极大地热忱和欢迎--如果不是我拉着,估计他想把晚饭都给跳过去呢。

吃过晚饭之后,没有人愿意去洗碗,老公立即拉着两个小姑娘躲进了卧室去谈人生和理想。

刘裕的眼中也闪出了绿色的光芒,我轻轻地按住了他:“先陪我散散步吧。”

今晚正是一个月白风清的好天气,小区的广场上很热闹,我们绕着转了大半圈儿,他挽着我的手慢慢的向下滑去,等我们走到一处僻静地方的时候,他忽然在我的屁股上捏了一把。

我吓了一跳,不由得娇嗔著在他身上拍打了一下:“急色啊。”

“何太太啊,你太美貌了,我实在是忍不住啊。”

他解释道。

我既无奈又高兴,毕竟每一个女人都喜欢听到男人赞颂自己的美貌:“唔,既然这样,那么我们去那边吧,我知道那里少有人来。”

说著,我带他来到了一处河湾边上,那里隐藏在茂密的树丛之后,除了夏天会有些戏水的儿童偷跑过来,此时绝没有人。

我将他带到那里:“你看这里如何?”

“好得很啦。”

他说着便要来对我动手动脚,我一面掩住胸口:“急色,我们慢慢来嘛。”

“何太太,下面急得很啦。”

他指了指自己的胯下,我低头看去,果然已经竖立起了小旗子,心想天底下的男人果然都是一般的色鬼,口中却道:“无要叫我何太太啦,我的闺名叫愚思。”

“雨丝?”

“愚思。”

我认真的把两个字读给他听,却被他一把捧住了臻首就吻在了一起。

虽然有些猝然不妨,但我却并没有抵抗的念头,反而顺着他将香唇送上,与他口舌交缠,激吻在一起。

一面拥吻著,他一边用手摸索着我连衣裙后面的拉链,只是可惜这盲目著操作却很不好弄,他只好暂时放弃这里,一双大手改向下探取,抓住了我那丰腴的肉臀。

“哇,太太你的屁股好紧。”

他终于松开我的唇,目光改向我高耸的胸脯逡巡。

我自然会意,双手伸到背后只轻轻一下就拉开了拉链,他急不可耐的将肩带向下一扒,我那一对白腻丰满的白兔顿时就挣脱了衣物的束缚。

“哇……”

他发出一声惊叹,我心里充满了骄傲,挺起我那引以为傲的酥胸,双手托著这骄傲的白兔:“可还看的过去?”

“简直是维纳斯一样的尤物啊。”

刘裕双手齐张,一手一个满满的铺开,可是还是抓不住这一对硕大的白兔,他来回的摩挲著,那一对樱桃在他掌心中磨蹭著,渐渐地硬翘了起来。

我自傲的让他抚摸著,看着他爱不释手的样子,心中充满了得意,他好好的摩挲了一阵子之后,问道:“我可以尝尝吗?”

“当然可以了。”

我朝他眨眨眼:“现在我是你的了。”

他毫不犹豫的张口含住了一颗樱桃,大力的吮吸了起来,这里是我最敏感的地区之一,终于我也忍不住娇吟出喉,一双玉手摸索著解开了他的皮带,将那桀骜不驯的小刘先生放了出来。

一将那小刘先生握在手,我顿时就觉得自己下面好像湿了好几分,这火热热的硬邦邦的大家伙,若是插了进去,不知道当是如何的收用呢。

恰那刘先生也噙着我的樱桃,一边吮吸,一边用手指夹着另一颗来回搓动,这双管齐下,我很快就没了防线,再等我回过神来,已然被刘先生全部剥光了放在地上,身下垫著的正是我自己的连衣裙。

而刘先生正一手扶着我的细腰,一手按着他的兄弟就要往我的桃源溪谷中插进来。

而我的一双腿,正大咧咧的分开来架在他的双肩上,毫无疑问,在我神魂颠倒的这一会儿功夫里,他已经把我下身都前后看遍了去。

“何太太,你流的水好多啊。”

看上去像是个正经人的刘先生也不正经了起来,一边用言语轻薄着我,一边将小刘先生在我的溪谷上来回磨蹭著,惹得我下面水流了许多,却一直不肯插进来,只好哀求道:“好刘先生,莫要再戏弄人家了,将我弄得好辛苦。”

“那何太太要我做什么呢。”

“快来插我啊。”

我已经急不可耐的用手分开了肥腻的花瓣,蜜汁沾了满手都是:“快插进来吧,妹妹下面痒死了。”

刘先生其实也早已经等不及了,他见我穴口大分,蜜汁四溢,便低吼一声,将阳具猛然一下全数插了进去。

这火热的腔道内一下子被满足的感觉让我当即便舒爽的娇吟出来。

刘先生又一下全数拔出,然后再尽根而入,如此大起大落的抽插了数十个回合,将我的下身捣的如同一团浆糊,红艳的好似是一蜜桃般一样。

而后刘先生的动作变慢了,不再狂抽猛刺而是缓缓抽插,我亦扭摆着腰肢,花道中暗处施力,将他那肉棒紧紧地捏拿,刘先生品尝我到这的好处,不由得一边揉弄着我的双乳,一边道:“何太太果然技法高超,好厉害。”

我此刻媚眼儿如丝,直道:“亲哥哥,你的也好烫,烫得妹妹便快要丢了。”

说著,双腿一夹,花心处一哆嗦,便吐出了阴精。

正喷在小刘先生的独角上,它被这一激灵,便也忍不住喷射了出来。

“哎呀,我倒是泄了!”

刘先生揽着我腰狂射了十几秒钟,将他的无数子孙全数送到我的肚子里还依依不舍的拔出来,事后再惺惺道:“何太太,射在你身子里了,真是不好意思。”

“不妨事的,”

我一边用裙角拭去下身的污垢一边道:“这几日都是我的安全日,刘先生你可以放心的用。”

我们又在这里坐了一会儿,刘先生抱着我,让我给他做出喂奶的造型,把我撩拨的欲火又起,可是天色已经黑了,我们便回到家中准备再战。

一进到家门,便听到啪啪啪的欢浪声音,走进卧室里,果然只见我老公正骑在双胞胎中一人的身上抽插,另一个却站在他面前让他亲吻那少女的阴户。

他看到我回来,高兴的和我打招呼:“宝贝,这一对儿太给劲了!你玩的如何?”

“承你的福,还可以。”

我把皱巴巴的连衣裙退了下来,赤裸著走到双人床上去,招呼著刘先生:“刘先生,来吧。你比我老公还要棒呢。”

我老公不禁苦笑了起来:“死婆娘,竟然当着人面说你老公不行。”

我却不闻不问,双手抱开大腿,露出美美的红鲍,娇声对刘先生道:“快来插吧,人家早就饥渴难耐了呢。”

刘先生看着自己的双生萝莉被我老公一边抽插著还一边亵玩,早就已经欲火焚身了,这会儿一听到邀请,便迫不及待的压了过来狠狠地将他那大肉棒又一次插进了我湿哒哒的蜜穴之中!“哎呀……插破了!”

我大惊小怪的叫了起来,可是下一秒却马上就切换到了荡妇的模式,从我口中出来的那些浪词,恐怕是这一对小萝莉从来都没有听过的。

或许是因为已经射过了一发的缘故,也或许是因为我刚才暗示的原因,刘先生这一波来的特别长久,我老公已经闷闷不乐的在一个小萝莉的脸上射出来之后,他才怒吼著拔出长枪将那子孙都喷射在我的脸上。

两个疲惫的男人披上睡衣去外面来一根事后烟,我带着两个女孩子去浴室冲洗。

在水莲蓬下,我好好的打量著这两个女孩子。

她们脸上还带着稚气,不过现在的女孩子吃的都比我们那时候要好,乳房已经发育的颇为可观了,虽然没有我的波涛汹涌,但是已经一晃一晃的足以招惹眼球了。

脱光了衣服之后女人在一起就等于少了自己最后的武器,因此也显得没有什么禁忌。

很快我就知道了这姐妹俩的来龙去脉。

她们正如刘先生介绍的那样是本市一个艺术中专的芭蕾班的学生。

父母其实都是事业有成的社会中产阶层。

而刘先生更是她们的叔父辈的人物,当年她们来本市上学的时候她们的父母还拜托刘先生照顾自己的女儿,只是他们到现在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被好朋友刘先生照顾到了床上去。

不过,将双胞胎姐妹开苞的并不是刘先生,而是她们同班的同学。

据她们说,她们全班每个月都会聚在一起开群体的大趴,男女同学之间毫无芥蒂的相互爱抚、性交,每个女生都要和每个男生做爱,每个男生也都要在每个女生的穴里抽插过。

只有这个样子,班集体才会变得团结。

我仔细的看了她们的下身,果然,才十六岁的女孩子,下面已经不是被花瓣紧紧夹住的一条窄缝,而是一个细小的圆孔了。

而更让我吃惊的是,刘先生带她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出来交换了。

此前,刘先生还带她们参加过好几次交换,这一对姐妹花不但品尝过多次成人的大肉棒,更连欧美人和黑人的驴货也都尝过了。

“有这么长。”

馨柔比划著,我倒吸了一口冷气,妹妹馨月拉着我的手从她的下身处往上摸著,摸到肚脐的地方才停住:“大约插到这里吧。”

我又吸了一口冷气:“这样的……你们怎么受得住啊。”

“多插几次就好了。”

馨月忽然贴在了我身上:“大姐姐,你好漂亮哦。”

“是吗。”

我一下子乐开了花,对于女人而言,比男人更美的赞美就是来自于同性的赞美了。

“是啊。”

馨柔的手也开始在我身上游走着:“大姐姐,你的胸好美……还有你的腰……哎,和你比起来,我们真的就是丑小鸭啊。”

这一对嘴巴抹了蜜一样的姐妹花把我哄得团团转,正好外面男人们已经不耐烦的敲门了,我们便赶紧抹干净了身子,连浴袍也不用穿,赤裸裸的走了出去。

“我们下面来玩一个游戏。”

刘先生兴致勃勃的道:“深水炸弹玩过吗?”

我和老公都摇了摇头,馨月馨柔姐妹俩一人挂住我们一边,齐声道:“来玩吧,很好玩的。”

禁不住这两个小狐狸精的诱惑,我也答应了和她们一起玩这个游戏。

所谓的深水炸弹就是在一个避孕套里灌满葡萄酒扎紧口子之后塞进女体下方的那个腔道里,第一要用最快的时间把它挤出来,第二,不能把套套弄破,否则就算是输了。

“这么变态的玩法。”

我嘀咕著,看着刘先生做示范的拿出两个避孕套,灌满了我们家的三号红酒用绳子紧紧地扎住了之后分别塞进了姐妹花的下身之中,还一直用指头挺到了深处。

姐妹俩分别站在我们面前用手拨开她们的花瓣让我们仔细验看她们的嫩穴。

“看不见吧?”

“都已经塞进去了吧?”

确是,那娇嫩的肉壁还是那么狭窄,根本看不见避孕套的银子,我坐在老公身上,看着刘先生一声令下,两姐妹相互拥抱着请问,抚摸了起来。

“她们姐妹俩很喜欢这种亲暱的游戏的。”

刘先生毫不客气的把我从老公身上分走了一半,一双大手在我的酥胸上揉捏著,老公看见自己的妻子这样被人轻薄,反而更加起劲了,他的手指不停地在试探着我的蜜穴……姐妹俩乳房贴著乳房,蜜穴对着蜜穴,双腿交错著上下摩擦,看得出来,她们是想用这种方式把在体内的那个东西给挤出来。

我被这两个男人同时玩弄著,不由得也觉得下面痒痒的似乎流水了。

便对刘先生道:“给我也来一个吧,我也要试一试深水炸弹的味道。”

刘先生当即便道了一声好,然后也一模一样的给我的蜜穴里面塞了一个灌满红酒的避孕套。

老公笑着问我感觉如何。

我摸了摸小肚子道:“好奇怪……感觉……上不著天下不着地的样子。”

老公推了我一把,让我走到那姐妹花一起,刚刚还在热吻的难舍难分的她俩立即就围攻了过来,姐姐含着我的左乳,还用手指头拨弄著另一个樱桃,妹妹则蹲在我的身下用舌头舔舐着我的蜜穴。

这姐妹俩上下其手,很快我就站立不住了,不得不躺在一张摇摇乐的竹椅上,双腿分开搭在扶手上让姐妹俩玩弄我。

老公看的眼中直冒欲火,他还从没见过我这样被女人,不,女孩玩弄的场景呢。

刘先生这时候提议道:“何先生,对她们的后庭有兴趣吗?这时候是用后庭花最好的时机。”

老公其实并没有玩过后庭,有几次他想尝试都因为我怕疼被拒绝了。

今天他也觉得机会来了,便点头走过去扶住双胞胎中的一个,刘先生扶住了另一个。

“一起来。”

刘先生道,随着这一声令下,两姐妹的后庭同时被男人侵犯,她们不由得分心来抵抗这里的侵袭,对我的骚扰就减弱了起来。

我老公是初次玩后庭,开始的时候不免有些把握不住节奏,把那小姑娘弄的连声喊疼,他又不得不停下来,从橱柜里取了凡士林抹上才再度开始征伐。

刘先生抽插了一阵子,忽然就看见被他插著屁股的馨月忽然僵住了,原来那避孕套已经滑到了她的阴道口,再一用力,就慢慢的从里面滑脱了出来。

在他对面的馨柔也快了,由于我躺着,能够很清晰的看见从她双腿之间的那个小圆口中慢慢的探出来了一个圆滚滚的头部,不过就在这即将大功告成的时候,我老公的一阵猛烈抽插,让馨柔忍不住夹紧了双腿,这一下,鲜红的红酒就顺着她的双腿流淌了下来,惊心动魄的好像是给处女开苞一样。

刘先生洋洋得意的介绍道:“这叫做处女献宝。”

说著,他把那肉棒从馨月的屁股里抽了出来对我道:“何太太,你的屁股这么漂亮,我也想插一插啊。”

我赶紧合拢了双腿:“不要啊,我后面还没有叫人插过呢。”

老公这时候却是色迷心窍:“老婆,你也试一试吧,插后面别有风味啊。”

刘先生倒是显得极有风度:“何太太后面的第一次,理所当然是要何先生来用,我不好越俎代庖的。”

老公一想倒也是,便也舍了馨柔,要来上我,不顾我紧紧地合拢双腿,竟然对刘先生道:“刘先生,我们来做一个三明治,你插她的前面,我插她的后面如何?”

“好极。”

刘先生一口答应了下来:“不过还是要替你太太先把深水炸弹取出来,说著,他把两根指头伸进了我的蜜穴,一搅一拖,那满满的的避孕套就被拖了出来。老公不顾我的强声抗议,一把将我拉扯起来,刘先生正站在我对面便扶住我的细腰,下面用力一捅便插了进去。他一边插著,还一边道:“何太太啊,你的屁股又圆又翘,若是不开发,真是暴殄天物啊。你也看了,她们姐妹不是被插的很快乐吗?”

我苦着脸,双手搭在他的肩上:“我怕会很疼呀。”

“不会的。”

老公一边给他的肉棍上抹上润滑的凡士林,一边分开我紧紧地合在一起的臀肉:“老婆。我要进来了!”

说著,我只觉得屁股里好像被捅进来一根烧火棍一样,登时就像是嗓子眼都被捅穿了一样,不由得鬼叫了起来:“妈呀,要了我的命啊……疼死我了……快拔出来,快拔出来。”

我老公非但没有动,反而抬起了我的一条大腿,刘先生趁机抽插一阵,让我转移了一点注意力:“何太太这样是不是很刺激?”

老公从后面过来揉着我的一个乳房:“老婆,你后面好紧啊,比十六岁的小姑娘还要紧!”

我都要哭出来了:“紧你的大头鬼啊,老娘快要被你这杀千刀的捅死了……哎呀,别动,刘先生,你别……哎呀,我……你们一起动我受不了啊……”

前后同时被插的感觉真的是无与伦比,虽然我老公和刘先生是初次见面,但是合作玩我这件事上却是空前的一致,他们有时候是刘先生狂插一阵子,我老公停住不动;有时候是我老公全进全出的操弄着我的屁股,刘先生纹丝不动的把他的男根泡在我那丰富的蜜水之中;有时候又是两个人一起开动,却并不同步,这个进来那个出去,一前一后,把我弄得神魂颠倒,最后软软的躺在了老公怀里一动不动。

“老婆,你真美。”

老公在我屁股里心满意足的留下了他的第一次痕迹之后和刘先生使了个眼色,两人交换了一下位置。

刘先生并不急着肏我的屁股,而是把我抱着放在沙发上:“何太太啊,你这样美丽的屁股,就是应该让人操弄才有价值啊。否则的话,真是明珠暗投。”

我趴在沙发上一动也不动,感觉自己疲惫的就像是死了十年一样,连刘先生在我臀肉上的摸来摸去都毫无反应。

老公却把那一对双胞胎搂在怀里,亲亲这个的乳,又抠抠那个的穴,显然是想待会儿再来一场。

刘先生等我休息了十分钟之后,让我跪爬在沙发上,双腿呈八字的分开,这种羞人的姿势过去我只对我老公开放过,没想到今天却也对一个陌生男人摆出了这种如同母狗一样的造型。

刘先生二话不多说,提枪边上,一下子便插入了我那丰美的美鲍之中,里面多汁的嫩肉从四面八方的紧紧包裹着他的肉棍,正适合大力冲刺。

刘先生一边干着我,一笔看着双胞胎中的一个在我老公身上做着女上式的跳跃,那一对荡漾的鸽乳上下晃荡,不由得便扶住了我的肥臀一下一下的狠狠撞击了起来。

同时还道:“何先生,你夫人的这一对奶子真是绝品。用这个姿势挞伐,看上去真是美妙极了。”

我羞得把头埋在了沙发上的抱枕之中,不忍看自己的那一对吊钟状的丰乳随着身后男人的冲撞随处晃荡。

忽然我感觉到一个乳头被一个温热的小口含住了,低头一看,原来是双生子中的一个钻进了我和沙发之间的空隙含住了我的乳头。

再一看她此刻的造型更是惊呆了。

原来这芭蕾出身的双生子有着极好的柔韧性,竟然可以后下腰到折角九十度的水平丝毫不晃动。

老公抱起他怀里的那个女孩让她盘腿绕住自己的腰,却走到她的跟前,用手指侵犯著这女孩的嫩穴。

看着这淫靡的一幕,我也不由得感到火热,竟然连刘先生悄悄地把他的阳具从我的蜜穴移到了后庭也没有察觉,更是等到他已经侵入其中了,才感觉到异样,此刻银牙咬碎,秀眉颦蹙也已经是于事无补了。

只能忍着他的火热肉棒抽插,发出低低的呜咽声音。

当刘先生和我老公分别又一次在我和那女孩的身上发泄出来的时候,我们都已经精疲力竭。

一场简单而混乱的鸳鸯浴之后,我们作为主人盛情邀请三位客人在我们家留宿一宿。

当晚,我回到老公的怀里,客人们自在客房安息。

熄灯后,老公摸着我的屁股问道:“今天把你后面插了,有没有怨恨啊?”

我想了想道:“算不上怨恨吧,只是有些疼。不过以后可以多玩一个地方了,你倒是满足了。”

老公爱怜的亲吻了我一下,又道:“若是以后还有这样的机会,你还愿意吗、”

我紧紧地搂住他:“只要你不嫌弃,我是不会吃醋的。”

黑暗中,我们都仿佛看见了对方的笑容,便就这样心满意足的相拥著睡去了。


本贴最早由:2018在线国产偷拍视频_偷拍久久国产视频_一本道国产在线国产 -- www.gh2999.com编辑,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分享给你的朋友!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联系方式cfcfcf9090@outlook.com]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 2018 2018在线国产偷拍视频_偷拍久久国产视频_一本道国产在线国产. all rights reserved. RSS Baidu SiteMap

2018在线国产偷拍视频_偷拍久久国产视频_一本道国产在线国产,第一时间为您免费提供国产自拍、日本、韩国、欧美等免费在线观看服务!